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由女装梗延伸出的段子

略显ooc

失踪一周回归

大概以后立志做年更写手

因为要中考啦

人工分段

 

-————————————————————————————

 

 

  看见尹柯穿着男装出来邬童的内心是崩溃的——“说好一起穿女装,你耍我玩?”邬童用双手把头发一撩,后槽牙磨得咯咯作响。 

  尹柯伸出手捏捏邬童发卡上的小角,心情好的不得了:“我穿女装又不好看,你们两个穿多合适。再说,不赖哦,邬童。”

  “哇尹柯你也太不仗义了吧,我也没觉得哪里好看啊……”班小松揪了揪两根麻花辫,觉得别扭的可以。

    三个人往楼梯上走的时候班小松各种扭捏不自在,他看见邬童紧紧拽着裙子,不由觉得好笑:“哎邬童你干嘛一直拽着裙子啊,看起来也太……”邬童一个眼刀杀过来,班小松硬生生把“娇羞”两个字憋了回去。邬童使劲攥紧衣角,努力摆出一个不屑的表情:“我爱拽就拽,你说什么?你这一身不是也很好看嘛,小松妹妹?”他才不会说是尹柯一直在后面掀他的裙子。

  “扑哧!”尹柯在后面捂着嘴笑出了声,“你们两个都不错,上面的小姐姐一定认不出来。”

  “我就当你是间接夸赞我伪装的好,没别的。”邬童黑着脸,脚步声愈发的重。

  “当然啦。”尹柯掀了掀邬童的裙子,满意地看见邬童的动作僵硬了几分,“没别的意思。”

 

——————————我是童柯私奔的分割线————————————

 

  看见班小松被一群穿着洛丽塔的女孩子围起来的时候,邬童果断选择拉着尹柯跑,成功卖掉队友逃出生天,看起来就像傲娇女王姐姐带着温润软萌弟弟离家出走。两人出了店门,邬童就以一个无比汉子的姿势坐在台阶上,尹柯还有些意犹未尽,毕竟邬童大傲娇一脸娇媚少女的样子可不多见。

  邬童成功捕捉到尹柯的表情,非常不爽地开启女王模式:“好玩嘛?我去你套路这么深真的好吗?你一路上掀我裙子多少次数都数不过来吧?”

  尹柯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梨涡来,脸上写满了“欠调教”——“好玩啊,感觉你挺适合的,没看见你多排斥啊。”

  邬童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地去拽裙子:“我很不爽,你打算怎么办?”

  尹柯低头沉思了一下,刘海挡住眼睛看不清表情:“话说回来,童话故事里,王子都要和公主在一起吧?”他凑向身边黑着脸,看不出是公主的邬童,给他了一个清风般的吻。

  唇与唇碰到的那一刻,邬童瞪大了眼睛。他清楚的看见尹柯脸上的红晕和眼底的决绝,激动的都快哭了好吗?!邬童露出了一个不符合装束的邪笑,内心疯狂的撒着小花——这个木头终于开窍终于主动了一回!我的妈旋转跳跃我不停歇!邬童摸了摸被尹柯亲过的嘴唇,嘴角弧度越咧越大,甚至傻笑出了声。

  “笑的和个二愣子一样。”尹柯低着头,连耳根都是红的。

  “你不也是吗,干什么不好和我来这一套。”邬童嘴上仍是不肯认输,却又偷偷靠近尹柯,揽过他的腰,“我挺开心的。”

  “我也是。”

  两人身旁仿佛在冒粉红泡泡,连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邬童正默默暗喜,却又突然黑了脸——“尹柯?”

  “嗯?”尹柯笑的无辜。

  邬童站起身来,低吼道:“不是说了别掀我裙子吗?!”

 

——End

 

 

小剧场

   班小松好不容易从女孩子堆里挣扎出来往外跑,内心一片回归组织的澎湃(虽然到后来被喂了一大口狗粮)。他在台阶不远处站着,等两人腻歪完了才无比“及时”地出场。

  “开玩笑打扰人家谈恋爱会被雷劈的好吗?”班小松一脸正经,“不过下次能不能记着点,别撒的是狗血虐的是狗可以吗?单身狗没有小情绪的吗?”

  班小松表示以后就等着俩人亲上了再出来。

评论(10)

热度(254)

  1. 来看文的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2. 来看文的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