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由小蛋糕延伸出的段子

略显ooc

我错了我居然又更了

小蛋糕偶尔想起来就冲动地码了(捂脸)

逻辑依旧被我吃了

仍然人工分段

————————————————————————

 

  当一切都还暧昧不清说不分明的时候,尹柯老是把邬童做的小蛋糕当一个梗来看,就像邬童说“尹柯的学习笔记”一样。

  那天邬童说自己只会做西红柿炒鸡蛋,尹柯知道了,在心里想:“你还会做小蛋糕。”小蛋糕心心念念了这么久,尹柯没想到真有一天能尝到它的味道。

   自自己离家出走后,母亲对自己也放松了一些,并十分大度地允许自己去邬童家写作业。当然,十点回去。迎接他的,是餐桌上黄澄澄的小蛋糕。邬童给他开门的时候身上还围着围裙,天蓝色的,没什么图案。

  尹柯拿起蛋糕,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在拿什么珍宝。他咬了一口,满嘴的绵软甜香。邬童在一边坐着直盯着他看,眼底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尹柯被看得心里发毛,放下吃了一半的蛋糕,说:“怎么?你只做了一个?”

  邬童伸了个懒腰,自然地站起身,坐到他身边:“当然只做了一个,还是特意给你做的。”

  尹柯听了一愣,邬童说这句话的时候离他很近,连呼出的热气都尽数喷在他耳后,刺得人心里发痒。邬童捏了捏尹柯逐渐泛红的耳朵,迫使他看向自己这边,尹柯看见邬童的嘴张张合合,吐出令他措手不及的词句:“尹柯,你喜欢我?”

  尹柯慌忙低头,逃开邬童的视线:“你打赌赌输了吧?瞎扯什么!”语气中带着股被戳穿的无措。

  为了延缓紧张,尹柯又拿起吃了一半的蛋糕默默咬了几口,邬童看到他的反应;愣了一下,继而扯出一个好看的笑:“小蛋糕好吃吗?”没等尹柯接话,邬童就直接抱住尹柯低头一吻,两人的唇贴合在一起,尹柯死死抵着牙齿不愿开口,却被邬童在自己腰间的摩挲搞得毫无招架之力。邬童粗暴地在尹柯口中攻城掠地,还没来得及咽下的小蛋糕混合在两人的唾液里慢慢消失不见,只剩下舌与舌的纠缠争斗。

  尹柯努力提上气力,一把推开邬童,大口喘着粗气。邬童也不恼,笑得正欢,还舔了舔自己的虎牙,一脸意犹未尽。尹柯用力抹抹嘴,凶狠的表情全被脸上的红晕打碎:“你疯了吧?”

  “挺甜的。”无论是蛋糕还是你。

  原本还想怼回去的尹柯因为这句话脸红的愈发厉害,他抬起头来,说:“你刚才问了啊,我的回答是,我喜欢你。”放下所有矜持羞意,只为向你表达早就感觉到的感情。

  邬童听了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巧了,我也是。”

  尹柯觉得自己要溺死在邬童眼底的星海里。邬童俯下身来冲他低声呢喃:“蛋糕还剩几口呢,一块吃了吧?”

  满室寂静,尹柯只听见自己低低地“嗯”了一声,声若蚊呐。

——End

例行小剧场

  一天下课,班小松凑到尹柯身边问:“哎尹柯听说你吃过邬童做的小蛋糕?”

  尹柯愣了一下,点头算是承认了。

  “那……味道怎么样?”班小松迫不及待地接道。

  尹柯歪歪头想了想那天小蛋糕的味道,不由红了脸。小蛋糕的味道他早就忘了个七七八八,那个吻的感觉倒是记得清清楚楚。

  一边的邬童看见他支支吾吾的也答不上来,就强行拉过班小松,说:

  “行了,估计他忘了?以后还会给他做的,以后再问好了。”

   班小松表示为什么不是给我做让我直接知道?单身狗也会小委屈的好吗?!

 

评论(3)

热度(180)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