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由小虎牙延伸出的段子

大概ooc

逻辑被我吃了

我也不想给小天使发狗粮

我也没想到我又更了一篇

还是过完暑假再年更吧(捂脸)

人工分段

 

—————————————————————————————

 

 

  众所周知,邬童有一颗虎牙。邬童自己也知道,他对这颗虎牙没什么感觉,不喜欢也不讨厌,只是偶尔觉得它有点破坏自己邪魅狂狷酷霸拽的形象,每次笑的时候都会注意下那颗虎牙。

  邬童还真没想到,尹柯终于夸他一次,还是说他的虎牙挺漂亮。他当即就红了脸,别扭的不去看尹柯。尹柯和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语带惊讶地说:“哎,你害羞了。”

  他脸上的红晕更甚,对班小松在旁边活蹦乱跳着大喊他脸都红了的行为也只是瞪了一眼,邬童晕晕乎乎的,满脑子都是尹柯那句“这小虎牙挺漂亮的。”已经不是大脑短路的事了,是直接用导线连接电源正负极,都快烧糊的感觉。

  邬童现在心情贼鸡儿复杂,被尹柯夸赞当然开心,但如果他夸了一个自己不注意的甚至略带嫌弃的点就很微妙。其实尹柯在意那颗虎牙很久了。在邬童每次恶作剧成功或者得意洋洋的时候,邬童的小虎牙就会十分应景的出来露个脸,将邬童一身锋芒都软化了几分。尹柯都是硬压着摸摸那颗虎牙的心,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说一些伤人的话。

  尹柯就想啊,要是哪天他真的能摸一下那颗虎牙,就一下也挺好的。

  那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邬童这两天嚷嚷着牙疼,不知道是真牙疼还是假牙疼,大概是小蛋糕吃多了,还是不要命的放糖的那种。尹柯因为邬童牙疼,在心里默默担心那颗小虎牙。他没想到邬童会捂着腮帮子过来找他。

  “尹柯!我牙疼QAQ。”邬童委屈巴巴地凑到尹柯身边,完全不在意班小松没脸看的样子。

  “牙疼就去看牙医。”尹柯继续写自己的作业,还去倒了一杯水。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傻了才会答应班小松来邬童家写作业。

  “哎,柯柯。”邬童凑到尹柯身边,悄咪咪地说,“听说接吻治牙疼哦柯柯OVO。”

  “哈?!”尹柯呆愣了一下,消化完邬童那句话里的巨大信息量,吓得倒在沙发上。

  邬童顺势压在尹柯身上,略带沙哑的声音撩的尹柯心里痒痒的:“试一下嘛,说不定管用。”

  “……班小松。”尹柯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他的心跳声一下一下震得他耳朵都要聋了,感觉全世界都能听见这个声音。

  “咳咳。”邬童转头看向一本正经写作业的班小松,咳嗽了一声。

  班小松心里一凉,含着泪往楼上走:“我去上面找本书看TAT……”红线都是我牵的,人也是我找来的,现在被发狗粮做牺牲的也是我,所以你们什么时候请我一顿啊啊啊!!!

  邬童捏捏尹柯红得发烫的耳朵,笑了一下,露出虎牙:“现在可以了?”

  尹柯只盯着那颗虎牙,忘记了言语。

  “啧。”邬童皱了皱眉,直接俯身吻了下去。

  要扫过每一颗牙齿,是舌与舌的纠缠共舞。尹柯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流下,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尹柯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要溺死在这个吻里。邬童亲吻了一下尹柯的额头,打算说些腻歪的情话。

  “等一下!”尹柯突然喊了一声,接着在邬童发愣的时候仰头,又一次触到发软的两片唇瓣,尹柯闭着眼睛,连睫毛都紧张的发颤。他没犹豫,用舌舔过了那颗虎牙。

  尖尖的,利利的。

  又那么好看啊。

——End

 

 

例行小剧场

  “完了?我是不是可以下来了?”班小松在上面百无聊赖地揪着一盆花的花瓣,听见下面没了动静就急忙窜了下去,猝不及防地被靠在一起的两人完成了又一发暴击。

评论(4)

热度(261)

  1. 来看文的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