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白舟的一天

第一篇白陶居然是玻璃渣

大概OOC

逻辑问题有的话请指出

人工分段

被人工分段逼疯的强迫症

 

 

 

    今天小陶子差半分迟到,打卡的样子挺帅气,不过还是二不兮兮的。唯一的异常可能是拒绝了自己的便当,令他很惊讶,不过还是像以前一样撒娇卖乖,有点没睡醒的样子。安主任来找了小陶子,两人又开始吵架互怼,估计不出五分钟小陶子就会委屈地跑过来找安慰。

    一边备课一边听小陶子碎碎念,听他说安主任做的蛋炒饭多么多么不好吃,不过还是噙着一抹笑,可爱极了。窗外有几片很大的雨云,想想等会儿应该会下雨,先拿出把伞备着,也给小陶子留一把,他这个人,记不住的。

    到了第七节课窗玻璃上就溅满雨点,楼下有老师匆匆跑向教学楼,雨伞几角像几条河流,汇聚成一道雨帘,把伞内和伞外隔成两个世界。他讲课讲得有些心不在焉,连最后一排互扔纸团都没发现。不耐烦地拍拍手,让学生自行预习。他看着雨越下越大,重重的阴霾覆盖在它想覆盖的任何地方,甚至在某些人心里降下雨水。

    好歹下了课,他没等铃响完就冲出教室。该死的天气,搞得现在这么焦躁不安。或许不该怪这天气,应该怪个人,可也没办法,毕竟他舍不得怪他,也没那个资格。雨没有丝毫要停的倾向,估计到明天早上才会放晴。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放着两把伞,一把黑一把白,白的那把是他的,黑的那把给小陶子,平时老是穿黑色,再打上这把伞不和乌鸦似的。想着想着笑出了声,小陶子不在,也只能自己找个理由笑出来,耷拉着嘴角,怪难看的。

    到了下班的点,学生还有几分钟就放学了。他冲向棒球室,握着那两把伞。不知道小陶子看见他会是什么样子。估计会感动地扑过来,露出一张装得可怜兮兮的脸。

    ——“谢谢小白,我真的没拿伞哎!小白最好了!”

    ——想到小陶子那时的神情他就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已经到棒球室门口了,他却突然止了脚步,愣愣地站在门口。屋里是相拥的两人,有一个是小陶子,他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伞,把那个同样穿有黑色外套的女人抱在怀里。他转身就走,步伐仓促,甚至打了个趔趄。他想啊,幸好小陶子闭着眼,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样子。雨下得那么大,把他心上都淋湿了大片。

    该是多狼狈啊。

    有时候就是和他嬉笑打闹,闹着闹着,就忘了他们已经在一起的事。没忘的,他是小陶子最好的朋友,从初中到工作一直在一起的,最好的朋友。

    也只能是朋友。

 

--------------------------

 

    这是我埋在心底的珍宝,可你非要撕开弄得鲜血淋漓。就是这个啊,陶西。

    我心悦你。 

评论(9)

热度(34)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