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当尹柯打了几把王者

略显OOC

邬·醋王·童上线

班小松的王者名我真没想好

最近蜜汁高产

人工分段

被人工分段逼疯的强迫症

逻辑被我吃了

 

 

    班小松这几天吵着让尹柯和他打王者开黑,美其名曰“补回缺失的童年”。虽然不是很清楚他童年的时候有没有王者农药,尹柯仍旧在邬童幽怨地注视下以学习为名拒绝了,不过还是善意地答应班小松在星期的时候和他来几把。 

    邬童本想着以尹柯的性子,王者玩几把说不定就腻了,这样理直气壮地和柯柯在他家腻歪,也没有班小松在旁边翻着白眼不住地碎碎念,简直不要再幸福。他没想到尹柯这么认真,连打游戏都是正正经经的。

    

       ————————————

 

     第一把邬童还能笑着说:“没想到班小松还是辅助流,柯柯刚才那一波走位真不错。”对着屏幕指指点点,不时从尹柯身上偷个香吃个豆腐,时间越长邬童的脸越黑,连着打了两三把,邬童就觉得好比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柯柯~你就不能看我一眼嘛!”邬童靠在尹柯身上百般娑摩,尹柯安抚性地看他一眼,示意他不要着急,就继续目不斜视地看向手机屏幕里正在打的大龙。邬童委屈地撇撇嘴,之前所有的小心机鬼算盘都没了用处,他愤恨地拽紧手里的抱枕,理所当然地想起班小松的脸,恨不得打上两下泄愤。

     尹柯正带兵线推着中路高地,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皱皱鼻子,喃喃自语:“怎么一股醋味?邬童你家厨房的醋瓶子打翻了?”

     邬童尽力憋着胸中的那股子火气,装作若无其事地打开手机。知道吗?是醋缸子,不是瓶子。窗外阳光正好,照在邬童那张略显发黑的帅脸上。邬童因阳光刺眼眯了眯眼睛,百无聊赖地浏览资讯。手指不断地将图片下拉,邬童的注意被一条资讯给吸引——“女朋友玩王者不理我了怎么办”。

    “!!!”邬童震惊地点开,一边看一边不住地点头,就差两行宽面条泪。当他知道王者里有恋人系统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又不玩王者,柯柯在游戏里有了别人怎么办!邬童脑海里又浮现出班小松那张被自己扭曲到认不出的笑脸。

    “柯柯~~~~~”邬童这一声唤的甜腻婉转,尹柯吓得手一抖,反向放了个大,被对面韩跳跳逮住时机狂挑上天,屏幕立马就黑了。

    “?”尹柯抬起头,露出一个不满又疑惑的表情。

     邬童大喇喇地搂住尹柯,俯身就吻了上去。尹柯被这突然的袭击搞得不知所措,却也感觉出眼前人的慌张醋意。邬童坏心眼地从牙床掠过舔舐尹柯的每一颗牙齿,看见尹柯面红气喘也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尹柯感觉肺内的氧气打着滚,又吞吐不得,难受极了。邬童用虎牙咬了下尹柯红肿的嘴唇,结束了这次深吻。

     尹柯大口喘着气,脸上的绯红久久不退,手机屏幕上李元芳已经在泉水复活,他却没空在向前推进。邬童朝尹柯耳后吹起,离得那样近:“柯柯你都不管我了。”

     尹柯看不见邬童张嘴,可声音钻入他的耳朵,在他的胸腔中让心脏加速跳动:“哪有不管你,班小松一直邀我,拒绝了总归有些不好意思。”

     邬童面上笑得灿烂,心里又给班小松记了一笔。他伸手捏捏尹柯的鼻子,说:“不听!柯柯现在心里才满是我。”略带霸道,却又是那样孩子气。

      尹柯静静地靠在邬童身上,那时岁月静好,微风暖软。邬童摸了摸尹柯被阳光晒得暖暖的头发,嘴角噙的那抹笑一直不曾褪下。

                                                                                                                           ——End

 

 

       小剧场

       尹柯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拿起被遗忘在桌子上的手机,自家高地只剩下上路一个,班小松刷了信息无数,语中含泪————

      “尹柯?!下路只有我撑不住的!”

      “尹柯啊啊啊啊下路推爆了!你干嘛呢?”

      “哥!你是不是挂机了?”

      “……要不我们投吧。”

       ………………

        尹柯望着这些信息哭笑不得,重新开始守家,手指在手机上跳跃飞舞打出信息:“刚刚邬童闹小情绪了,不好意思。”

       一棵帅气的松树(孙膑):“……行吧,我知道了。”

       邬童眯着眼睛看向尹柯的手机屏幕,心里想着下次弄班小松一波泄愤。班小松正清着下路的超级兵,默默吞咽着新鲜的狗粮,突然!班小松背后一凉,他不禁打了个喷嚏。

     “至于吗至于吗,我就想打个王者至于吗?”班小松瘫在沙发上,生无可恋地看着自家水晶爆掉。

 

评论(4)

热度(176)

  1. 来看文的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