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云超】下雨的日子(有车)

OOC怪我

小学生文笔怪我

没逻辑怪我

第一次飙车还是辆婴儿车

第一次放外链有点小激动

Bug有的话求指出

有啥进不去啊不清楚啊和我说一声 

 

   忠姐姐最近有要辟谷的征兆。茶不思饭不想,老是以一种无比诡异的眼神看着马超小朋友。每每发现被马超回望,总会十分沉重地摸摸马超的头,蹲在墙角种蘑菇。虽然忠姐姐过早显露出对自家熊孩子早恋的担忧,但貌似也不无道理。 

  今天的天很蓝,二哥看见貂婵的表情很痴汉,备戈戈的数学依旧秒杀全场,理所当然的,赵云欧巴一如既往地听到心碎声无数,当然,据蒋干不完全统计,今天的心碎声比平时少了好几倍呢!大概是赵云不再四下放电,而是一直看着一个人的原因。

  就算马大超神经再粗也能察觉出有人盯着自己看,每次不解地看过去,赵云会以一个发呆的人被打断的不满继续看向马超那个方向,光明正大,旁若无人。

  马超自行脑补成赵云在发呆,只是无意间朝着自己而已。马超解决疑惑就不再多想,去找张飞讨论新出的动画,这可苦了在一旁默默围观的忠姐姐———一次两次我也勉强信这是巧合,你天天往这边看比打卡签到都勤这怎么解释啊啊啊啊?!这种东西除了骗骗马超还能骗谁?

  一到这种时候忠姐姐总会不甘寂寞地回瞪赵云一眼,示意“你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你就是要撩我们马超!”赵云也会善意地回一个笑,表示“你说的没错,可你又能怎么样呢?”

  忠姐姐恨不得糊赵云一脸“残害未成年”,可惜过了这么久,赵云那张帅脸白净如常,将正大光明的偷瞄马超发展成一种事业,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着。

 

  说赵云看见马超在名医处哭成那样不心疼那是假的,可是他们是兄弟,没什么相拥的理由。少年眼眶红肿泣不成声,他却不能上前安慰。那是他的过往,自己未曾出场,就失去了安慰的资格。连忠都选择沉默,他们便更帮不上什么忙。

  赵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对某样东西束手无策无能为力。

  看着自己怀疑是脑结石的张飞都有了夏侯芝这个迷妹,连小乔也有曹操喜欢,赵云想想,或许作为一个万人迷有很多选择,可那些选择都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喜欢马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为了庆祝赵云恢复功力,财大气粗的曹会长特地在曹府开了庆功宴。透过曹府巨大的落地窗,赵云发现了远处聚集的雨云。马超去买东西还没回来,看这态势十有八九要被淋成落汤鸡。赵云躲开张飞小乔互怼时扔出的各类杂物,看着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雨点在窗玻璃上留下痕迹绵密成线,赵云堪堪接过小乔递来的一杯可乐,生怕过一会儿下的更大。

  “各位。”曹操举起手中的酒杯,大声控制局面,“让我们敬赵兄一杯!恭贺他恢复功力!”话音刚落便是一声雷鸣,雨势陡然加大,落地窗上像是用水泼过。赵云再也坐不住,连众人的话语也来不及回答应付就抓起一把伞冲出屋门。

  “我去接马超。”干净利落,心急如焚。

  “等……”忠姐姐伸出手一脸懵逼———这种情况不应该是我更着急我箭步如飞地往外冲吗?剧本上写的是我啊!!!

  “算了,忠,看赵云那样子也是担心马超的紧,你也不必去追了。”备戈戈拍了拍忠姐姐的肩,朝大家解释,“云去接超了,一会儿就会回来的,大家继续玩吧。”

  忠姐姐放下手默不作声地回去种蘑菇———我知道了你护妻心切,去吧去吧随他去吧。孩子长这么大有人追很正常了……

  空气凝固了几秒,长了脑子的似乎都明白了什么纷纷咳嗽,气氛恢复如初,唯独张飞拉着备戈戈问东问西,被小乔一棒打成猪头。

 

  雨下的那样大,让马超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某个奇怪的领域。有雨水汇成一股从便利店的屋檐上流下,不曾间断。马超拎着袋子站在屋檐下,他突然想起便利店店主粉色的碎花裙,裙上碎花的点点鲜绿一如他所见的雾霭中松柏的叶子,苍劲翠绿,是这雨雾中唯一的亮色。

  便利店离曹府不远,马超想着干脆直接跑回曹府,就算挨淋也顶多感冒一场,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经意间抬起头,看着有人打伞匆匆跑向这边。

  等那人终于赶到,马超才发觉这是赵云,不是忠或者其他什么人。马超上去就是一个熊抱:“云你来接我啦!”

  感受到某个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颈间不住地乱蹭,赵云无奈地摸摸马超的头,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嘲讽:”你也是蠢,不知道拿把伞吗?“

  马超没回嘴,拉着赵云就要回曹府,也就错过了赵云脸上红晕渐浓。豆大的雨点连绵不断,谁知道有多少雨水从天上倾泄而下,砸的人头晕脑胀。远处有柏树挺立,雨水打在叶面上更显苍翠,人们低头弯腰匆匆疾行,唯独这些树的脊梁还挺的笔直。

  两人并肩走着,马超牵着赵云的手异常的沉默。其它车辆飞驰而过,溅起一人高的水花,只留两道白沫泛起。黑云覆盖在天上,比那天色还阴沉几分,黑云的边缘和天际形成明显的对比,他们往前走着,背后天色渐明,可他们的路途却是黑云压积。

  突然一辆车经过溅起水花冲向他们,赵云想都没想就护住马超,污水溅了他一背。马超被抱得促不及防,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环在赵云腰上。

  一阵沉默。

  赵云干咳了两声打破坚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松开马超继续往前走。可这个触感,谁都忘不掉。

  马超跟在后面,心里不住地碎碎念:云其实挺好的,虽然老是怼他说他蠢,但平日里怼他的次数算是最少的,眼底的关心半分不剩都被自己默默记下。这么一想,马超忽然觉得浑身燥热,脸上泛红。他手心满是汗水,握着赵云的手生怕被他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气,马超深吸一口气,轻巧地迈过一个水坑。赵云比他高几公分,背挺的笔直,像他刚才看到的柏树。内心有某一处抽动了一下,促使他将赵云的手握的更紧。

  赵云还没从刚才的拥抱中缓过神来。他捋捋略被打湿的刘海,故作镇静地迈着步子。他不知道马超刚才的心理活动,却能感受到浓厚到凝固的暧昧氛围。这把伞仿佛过滤了外界的一切干扰,徒留炙热的情意暴露在湿润的空气里。

  短短几百米,两人好像是走了一辈子。

  赵云刚要开口表露心迹,却又停了脚步止了话语———曹府到了,你是马超我是赵云,就此打住,只谈兄弟情谊。

  赵云闭口不语,黯然松开马超的手正要收伞进门。突然地,掌心又感受到方才一直紧握的温热———马超又拉住他的手,神情慌张不定。

  “怎么放手了?“马超露出一个耿直的笑容,拉着赵云就往里走。(……要不是知道你是真耿直我都怀疑你是扮猪吃虎的腹黑攻了好吗!)

  看见两人回来,一群人先是瞟了好几眼十指紧扣的地方,差点起哄出声。曹操伸手制止示意稍安勿燥,接着在马超疑惑的眼神中贴心地告诉赵云楼上他们住的地方还空着,建议他和马超先去换下衣服。赵云比马超狼狈许多,毕竟一路上他有意照应马超,马超身上也没湿多少。

  等云超上楼,曹操确定两人已经关门后,大家围坐在餐桌前开始讨论赵云是什么时候撩到马超的,完全不顾忠姐姐“自家养的猪被白菜拱了“的表情。

  “这就是说他俩脱离了单身狗大军是吧?”张飞咬牙切齿地开始活动筋骨,势要上前打那一对狗男男一顿。

  “应该是这样。”关羽点头算是回答,一把就按住张飞,“三弟你别冲动!你可打不过云。”

  “没关系啦。“备戈戈扯开曹会长的拦截,笑的无比诡异,“稍稍打一架不伤兄弟感情的。”

   他才不承认是有点想金时空的战。

   乔姐强行拦住所有人,大声劝慰:”好了好了!现在最伤心的应该是我好不好!好好的赵云欧巴说弯就弯,人家心里苦啊!!!“

  “小乔你也不必太过伤心,云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他现在也需要我们的支持啊。”曹会长笑的温润,软言劝道。消灭了一个最令人头痛的情敌,曹会长觉得现在阳光明媚春暖花开,尤其是能顺理成章地抱住小乔安慰这件事令他心情大好,就此决定支持云超西皮,谁拦着就和谁急。

 

  曹会长送来的也不过是简单的白衬衫黑裤子,马超二话没说就开始脱校服,赵云看着马超线条流畅的肩胛骨,竟是忍不住上前一步。

  “超……”赵云开口想让马超换个房间单独换衣服,却硬生生被马超转过身后衬衫半敞胸前两点若隐若现的风光给堵了嘴。好在换下半身的时候马超自觉去了隔壁,避免了两人双双大出血的惨剧。赵云没想到,马超平日里kiang的要死,和张飞打嘴仗都没个输赢,可套上这身照样是阳光少年一个,酒窝里藏酒无数让旁人醉个稀里糊涂。赵云总归是心里想想,好过马超一出门就盯着他傻笑。

  在外面呆了这么久,马超早就饿的不行了,飞跃下楼就开始胡吃海塞,嘴巴鼓动活像只松鼠,赵云强行挤赢忠姐姐坐在马超旁边小口嚼着鸡肉,看着马超的吃相无奈地摇摇头———蠢萌蠢萌的,还真怕被什么女孩子抢走了。

  云超身边自成磁场,刺瞎单身狗无数,小乔恨不得一个一个戳破那些粉红泡泡,拽紧旁边曹会长的衣角死命咬着;张飞被关羽按住挣扎着要去凑热闹;备戈戈想着自家兄弟团内自销不住叹气;曹会长一边 盯着小乔一边控制局面,不让忠姐姐上前给赵云一下。

  马超完全没发现大家都不敢上前的事,倒是无所顾忌撒开欢地吃,赵云在一旁温柔地看着马超,不时帮他擦擦嘴角的食物残屑,然后两人对视一眼双双脸红。赵云从小就是美人胚子,在感情的世界里靠着颜值和长腿横行霸道,这么正正经经地讨好关心一个人还是头一次。马超就不用说了,你能指望一个看【灰洋洋和喜太狼】的熊孩子有多成熟?

  马超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想着这样过一辈子,肆意江湖纵歌对酒。最重要的是,赵云会陪着他。

  围观群众表示云超周围的【刺瞎单身狗】光圈更甚,搞得所有人不得不退避三舍。

  等马超填饱肚子,偷窥小分队已经在沙发上跪了有一个小时,个个大腿酸麻,喊声震天。赵云心里一清二楚,知道这群人已经完全以为自己和超在一起了,他们不仅不介意,说不定还能给个助攻。追妻之路漫漫,尤其还是马超这个粗神经。

 

  第二天一早,赵云毫不意外地感冒了。马超小朋友左思右想,觉得是自己害赵云感冒,就自告奋勇担起照顾赵云的任务。曹会长默认赵云是装病要吃豆腐,就带着大家去游乐场给关羽创造机会摆脱单身了。

  “我不走!我要留下来照顾赵云欧巴!马超自己都需要别人照顾好吗!”小乔死死扳住门框不肯离开,虽然此话不假,但张飞还是示意夏侯拖着小乔带走,张飞略带遗憾地看着正在烧水的马超———好想留下看戏啊啊啊!!

 

这是车。咳咳。麻烦一张张开吧,不敢发微博了QAQ

1 2 3

 

评论(31)

热度(224)

  1. 小七哥哥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