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云超】花吐症

OOC预警 

逻辑问题全是我的锅

有什么见解评论区见(笔芯)

剧情有BUG的话当私设就好啦

不过应该没差太多(大概)

糖太少只能自产(摊手)

正文里所有的(打油)诗我都是只押韵的

所以别在意内容23333

 

 

雪魄冰花凉气清,曲阑深处艳精神。

 

1、

  马超一觉醒来,还没例行伸个懒腰迎接窗外细碎的阳光就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有点不对劲,不仅头晕脑胀,喉中也像是含着一口血般吞吐不得,他干咳几声,竟吐出花瓣来。清丽雪白香气袭人,朵朵瓣瓣都是爱你的样子。马超平时虽然对花花草草没什么研究,但也勉强辨认出这是栀子花。

  一个大男人居然口吐花瓣,马超一时间没缓过神来,直奔隔壁忠姐姐的房间。黄忠正刷着牙,看见马超匆匆忙忙面含纠结地跑过来,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忠!我我我!我好像生病了唉。“马超刚说完又吐出花瓣,虚弱地靠着门框。浓郁的香味震了忠姐姐一下,吓得他险些把满嘴泡沫尽数咽下。

  黄忠慌了神,赶紧把马超扶进屋内:“超,没事的,我……我这就和你去找华佗!”

  马超勉强扯起个笑,示意黄忠不必太过担心,可身子还是不听使唤,蓦地一软,倒在黄忠怀里。

  

2、

  大清早的,曹会长早早起床在大厅等五虎将集合讨论怎样解决关羽的情感问题,却等来几乎是把马超背下楼的忠姐姐。看马超的样子,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黄兄,马超这是……”曹操上前扶了黄忠一把,问道。

  “……”忠姐姐转头看向几近昏迷的马超,叹了口气,“不瞒曹会长,超今早突然开始咳嗽,甚至还会吐出花瓣,我带他去找华佗,让他瞧瞧是什么奇巧病症。”

  曹操思索一番,像是想起了什么,拦住正要冲出屋门的黄忠,道:“马超这病我倒是略有耳闻,据古籍记载,此病名唤【花吐症】患病者会口吐花瓣,咳嗽不适,过一月后甚至会因此死去。唯一方可解……”曹操在客厅里踱步,没再往下说,搞得黄忠颇为急躁。

  “曹会长,何方可医此病?若是仙草妙药,无论刀山火海我黄忠也闯得!还请会长告知!”黄忠若不是碍于马超还在他身上靠着,一定会跪下恳求。

  这时候众人也纷纷下楼,看到马超虚弱的样子都急忙围了过来。

  “这……马超怎么了?”关羽捅捅旁边的张飞,眼神示意。  

   张飞回他一个白眼,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忠姐姐低着头,向大家解释马超的情况,目光一直跟随着曹会长,势有你不说我不走的意味。

  曹操无奈地摇头,看神情也是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唉,黄兄,不是曹某人不想告诉你,是这花吐症的解法实在……实在太过离谱。”

  “哈?会长,能有多离谱啊?”备戈戈举手问。

  “是啊会长,再怎么离谱也要救超。”赵云毫无平日的镇静,对马超又吐出大量栀子花瓣的事担心至极。

  曹操停下脚步,郑重说道:“无药可医,惟人能解。”

  “啊哈?”群脸懵逼。

  “就是需要暗恋的人亲吻才会恢复。”

  这个解法也是有够离谱。忠姐姐没说什么,其他人也没敢开口。过了好一会儿,张飞才和刚反应过来似的中气十足地来了一句:“也就是说,这小子暗恋成……成啥来着?”

  “是相思成疾啦。”备戈戈丢给张飞一个卫生球,强行把话题拉回正轨,“那我们一定要帮马超找到喜欢的人咯?”

  “若找不到,超就有性命之忧,所以非找到不可。”关羽面色阴沉地补充一句,也正为此犯难。

  马超直立起身,示意黄忠不用再扶他,刚刚站稳就捂住嘴死命咳嗽起来,清晨的阳光洒在马超脸上使他更显病态的苍白,他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劳烦兄弟们担心了,我没事,大家就不必找了,找到也没什么用的。生是一堆肉,死是一堆土,也该放下了。”

  不知为何,这番话楞是让关羽他们读出凄清惨淡的味道来。这可不像整天傻笑阳光蠢萌的马大超小朋友。众人也不知道要接什么安慰的话,只得看着气氛凝固冰冷,重归寂静。

  有两人霍然起身,不轻不重地打了马超一下。一个是黄忠,一个是赵云。

  黄忠还没说话就听见赵云明显隐忍着怒气的低吼:“马孟起你活够了?你打算抛下我们就走?黄忠为了你闹心成这样,你回他一句也该放下了?”

  谁也没想到赵云比黄忠还要生气焦急,更没想到这番话不是由曹操或关羽来说,是被平日里对什么事都颇为冷淡默默围观的赵云说出。

  马超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我也不想死,可想想喜欢的那个人,觉得没什么可能,也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活了。”

  “你就这么没信心?这么看不起你自己?”赵云咬牙切齿的,像是恨铁不成钢。

  马超点点头,尽管笑着也没了往日小太阳的感觉。赵云眼看马超眼里的星星一颗一颗变得黯淡无光,揪心难忍又无可奈何。

  “……忠,你先带超上楼休息,我们尽量快点想个法子,无论如何也要让马超好起来。”备戈戈站起身来一边安抚赵云坐下,一边对黄忠说。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处理了。”曹会长顺势接道,“那么黄兄,麻烦你了。”

  黄忠抱着马超上楼,全程不发一言。

  

3、

  被这压抑的气氛憋疯的张飞听见楼上的脚步声消失才起身开始抱怨:“你说这怎么搞?马超不肯说,难道要全校一个女孩子一个女孩子的找吗?”

  “安啦三弟,超不肯说不代表我们不能想办法套话啊,想想超喜欢的人应该和我们比较熟,范围不大的。”备戈戈出声制止了张飞一圈又一圈地围着沙发转的行为。

  “话是这样讲,可……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真的来得及吗?”关羽沉思几秒,指出了大家最在意又不敢言说的一点。

  像是在给马超定下死期。

  “不管怎么说,有方法我们就要试,能救回马超当然更好。不过我记得大家还未吃早饭吧?吃完饭我们再慢慢讨论。”曹操把话题拉回原本的走向,直接喊佣人上菜。

  “给超和忠送一份吧。”沉默已久的赵云再次开口。

 

4、

  马超自知道这病需要心悦之人的一吻方可恢复后就完全丧失了信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觉得没可能。没可能的,说不定那人喜欢哪个女孩子,早就撩到手了。这么好的皮囊,多少人为之倾倒啊。可心里总有一个微弱的声音蜷在角落,声音很小,又足够让他听见---

  干嘛这么没自信啊?你是西凉锦马超,也是很好看很讨喜的!就不觉得会有万一吗?就真的不相信他也会喜欢你吗?

  “会啊。”他也弱弱地无声应答,“当然也有相信他喜欢我……”

  可这份信任从没被肯定过,也就慢慢磨淡了。

  尽管小屁孩成天嘻嘻哈哈笑容清澈温暖,心里也会有年少人的中二和胡思乱想吧。真的不是蠢,是怕你们担心,就不会露出伤疤让你们白白为那些过往心疼了去。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你们又不能做什么,何苦让你们为我添一份担忧呢?况且,不怪你们。

  视线渐渐模糊,马超感觉自己又吐了好多花瓣,染了一屋子的香气。不得不说,用自己的精血凝出的栀子花还蛮好看的。他被自己给逗笑了,强撑着举起手挽住快要消散的花瓣,接着沉沉睡去。

 

5、

  接下来的三星期里,马超见了无数个他认识的不认识的,好看的不好看的妹子。张飞在一旁大口喘气,看来是累得不轻,不过可惜,马超就是不点头。

  马超像是不在意似的,一天比一天笑的灿烂,如果忽视那些时不时就吐出的花瓣还是可爱的马大超。他的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弱下去,现在去捏马超的脸手感一定不如往日要好。备戈戈摸着下巴看马超冲一个明显是女装大佬的人摇摇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大哥,你想什么呢?”

  张飞突然从他背后出现,吓了备戈戈一跳:“你干什么啦!我当然是在想马超喜欢什么人啊。”

  “这还用想吗?当然是特别正的妹子。”

  “不是啦。”备戈戈凑到张飞耳边,“三弟,你说超会不会喜欢男生啊?”

  张飞拔高声调:“男生?你说马超喜欢男生?你绝对是想多了啦。”

  备戈戈表面上点点头,却没错过马超身子一僵,看向这边时暗藏的慌张。

 

6、

  经过备戈戈的暗中提示,大家都独自去找了马超。没什么进展,不过还有人没去过。

  不用说也该知道了吧?赵云。

  赵云一直挺犹豫的。虽然如果真的是他那不外乎是中了头彩,可忠姐姐也有可能啊!平日里两人自成结界,旁人怎么也融不进去。所以说恋爱使人犯傻,赵云完全忘记了如果马超喜欢黄忠的话现在估计早就情投意合大病痊愈。

  他深陷局里,断然不会去信另一个人和他抱着同样的感情。还有九天,再过九天,马超就要病发身亡了。这时候应该不要怂就是干啊!再犹豫媳妇儿都抱不到了。等他下定决心要去找马超的时候,却听说吕布和张飞打起来,误伤了马超。

  大概是这一个月忙于马超的病症,竟忘记关羽还心心念念着貂婵,以及貂婵身边的吕布。

  他赶过去的时候,看见马超躺在黄忠怀里不醒人事。他立刻红了眼,二话不说上前冲着吕布就是一枪,若不是曹操闻讯前来劝架,两人还要不管不顾地打个天昏地暗。

  赵云那时产生了一个错觉,他觉得马超真的死了,像只折翼难飞的蝴蝶,而他连一句【我爱你】都没说过,岂不是太过遗憾,太不像他赵子龙?那三个星期他失了心智,太过低看自己,以至于忘了他是一骑当千的常山赵子龙。

  先爱的永远低人一头,暗恋的永远自卑多疑。

  还好,不晚。

 

7、

  中午阳光正好,春风暖软吹的人骨头都要酥了。马超深吸一口气,自认为这是自己见到的最后一个春天。花瓣吐的越来越多了,华佗来看也说是束手无策。

  马超眯着眼看着窗外的柳树,万绿垂下随风轻柔摆动,仿佛在屋内也能感受到微风的细语。最后五天,他还有五天可活。这个月过的太悠闲自在,连波涛暗涌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不过应该和他没多大关系了。

  马超往右一瞥,那个巨大的花篮立刻占据了全部视线。小乔也不知道送些什么, 就和貂婵凑钱买了个花篮,还捎来一些水果。大家送来的东西都快要堆满这个单人病房。很多人来过,唯独没有自己想见的那个。

  没等马超脑补出狗血玛丽苏的一万字虐文,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那人不顾形象地喘着粗气,显然是一刻也不想多等。

  赵云。

  马超活动活动筋骨正要露出一个标准微笑的时候,赵云就已经站在他身边,俯下身子,轻轻地啄了一下他的唇瓣。马超陡然瞪大眼睛,被这个发展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喜欢你。”赵云直起身,帅气地撩撩刘海,“准确的说,我爱你,心悦你,满脑子都是你。”

  这句话炸雷般在马超耳边响起,几乎是3D立体环绕声在整个房间响彻。等马超缓过神来,他的嘴角已经不自觉地上扬了很久,放都放不下来。

  马超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又是一哽,吐出大量花瓣,顿时,病房里溢满栀子花香。赵云逆光站着看不清表情,他弯腰低头,给他一个甜腻的,毫不放松的吻。

  等赵云再次起身,马超一脸傻笑,问他:“怎么突然决定来找我了?”话语中满是藏不住的心满意足洋洋得意。

  赵云把他揽在怀里低声轻语:“我害怕了。”

  怕你会不声不响的离开,怕我连开口的机会都要被自己作没。

 

 

  情浓意厚,两相携手。(“相”是一声,咳咳。)

 

8、

  花吐症事件到此结束,虽然张飞看着无时无刻不在腻歪的两人不爽的要死,但云妹的毒舌大家都是有领教过的。自此,云妹变成了双标boy,对外毒舌腹黑听心碎无数,对内温柔细语留情话千言。

  对众人来说,也不是不好,两个兄弟在一起的事。

 

  既然两情相悦双向暗恋,那就一定要活成幸福的模样。

 

 

 

后记

 好吧!OOC都是我的锅!反正我自己觉得这篇OOC到爆炸又要昧着良心安慰自己不OOC简直郁闷的要命。这篇的马超就想的很简单,“你如果真喜欢我就算不打直球一些关心也会满到溢出来,可我看不出,你应该不喜欢我。”

  云妹就是“看上去是明骚实际别扭闷骚喜欢你也在心里憋着憋不到份上就不说”(对我就是在强行挽尊)

  我一直觉得马超不是一个傻白甜,他也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过去,他不会说出来,所以他给人的感觉就是蠢萌,但就算再傻再蠢再天然呆也不可能对造成的伤害既往不究。只会在心里藏着,谁也不告诉。

  云妹这篇我愣是没分析清(对我自己都懵)算什么呢?怂?不自信?这些特质安在云妹身上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可貌似这篇的云妹有点这样的味道。估计是双向暗恋梗的锅(强行甩锅)不过也没崩的太厉害(心虚)

  那啥,马超吐的是栀子花正经来讲没什么寓意,我找了个白点的花就写了……反正这篇文一开始就是脑洞,随意了(摊手)

  在我自己看来这就是两个从没正经谈过恋爱的别扭家伙跌跌撞撞终于在一起的故事。感谢你看完这么短的正文和瞎扯都写这么长的后记(鞠躬),记得有什么BUG或者特别特别OOC的地方在评论区留言,我会改的orz

  PS,最前面的那句诗出自明代沈石田,就是写栀子哒。

评论(18)

热度(180)

  1. 小七哥哥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