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云超】Sugar

OOC预警

您的七夕小甜饼已提前送达请接收

我错了我又更了(脸疼)

感觉自己日更超棒棒!(虽然字数一直在缩水)  

逻辑被我吃了

 

 

   如果我拥有天空和空中所有的繁星,以及世界和世上无穷的财富,我还会要求更多的东西;然而,只要他是属于我的,给我地球上最小的一角,我就心满意足了。

 

 

1.

   依照常理来看,小孩子是无法拒绝糖果的。

   色彩缤纷的糖纸和甜腻的口感的确令人难以抗拒。所以送给小孩子最好的礼物除了玩具,大概就是糖果。而马超小朋友也在此列。

   平时不说是因为一直没机会,但有糖吃的时候马超还是来者不拒的。或许就是由于这个原因,马超的笑才甜丝丝的,连酒窝里都盛满了蜜水吧。

   最近忠姐姐回马场,顺道去马超家拜访,给马超捎回一盒夹心硬糖。小孩眼睛都直了,抱住盒子拼死拼活就是不撒手。为了防止马超偷吃,忠姐姐特意数清块数,寻了个地方藏着,生怕马超一次就吃出来。

   马大超表示一天一块不大够吃,天天耷拉着嘴角像是被谁欺负过一样,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能红了眼眶。马超想啊念啊,那盒糖果就像他的相好,他俩中间隔了条银河,忠姐姐就是那恶毒的王母娘娘,再来道鹊桥立马就成了牛郎织女。

   其实看什么都能想到各种口味的圆形硬糖也是很有本事的。比如备戈戈牛气哄哄的刑天盾在马超眼里就是一黑色锅盖,满心想的都是黑莓味;赵云的妹妹头自行脑补成甘草味的,以至于现在马超都是用食欲旺盛的眼神紧盯赵云不放,就差上去抱着啃了,搞得云妹看马超的眼神和看智障一样(咳咳)

   “云你就让我咬一口嘛!”马超拽住赵云的手一顿乱摇,撇嘴皱眉委屈兮兮的样子着实让赵云心疼了一番。

   赵云转身摸摸马超略显扎手的刺头,无奈地说:“超,吃太多糖会蛀牙的,牙疼了怎么办?”

   “我每天都有按时刷牙的!”马超不服气地回嘴,嘴巴撅的高高的以示不满。

   “那也不行啊。”赵云叹气,“等你牙疼了又要找我哭一场,我不可能替你疼吧?”

   马超毫不动摇,迅速从包里拿出今天份的糖果,剥开糖纸就塞到嘴里,顿时空气中飘散开一股甜香,马超瞬间心情大好,还不忘把糖纸小心翼翼地夹到书里好好保存。赵云看着眼前这一幕哭笑不得,只好在心里暗暗记下下次要提前带马超去看牙医。

 

 

2.

   身为一个爱吃糖果的小孩子,最容易发生的是什么呢?对,就是全世界孩子的天敌---蛀牙!这种牙齿疼的要命又肿起老高一块的感觉超让人不爽的!最最重要的是,蛀牙后你就更不能吃糖了,还要看牙医!

   现在马超小朋友就正与【蛀牙】大BOSS抗争着。对于每天一块糖还要拉着赵云要求开小灶的马超来说,这个结果毫不令人意外。

   “呜哇!云真的好疼啊QAQ。”马超捂着腮帮,眼里蓄满泪水,拉开闸门就能一泻千里。

   “都叫你少吃糖少吃糖,怎么样?还是蛀牙了吧?”

   张飞在一边坐着,笑的极其幸灾乐祸:“哈哈哈你这不就是自己作的吗,爽不爽?还要去看牙医,我都有点心疼你了(o゚▽゚)o  ”

   赵云一个眼刀杀过去开口就怼:“说的和你没病一样,脑结石虽然治不好我谅解,但秀自己是个弱智我就忍不了了。”大有马超只能我怼你过来就是找怼的意味。

   张飞默默捂脸退场,内心不住的碎碎念:“刚刚想起来好多反怼的话哦可是现在说会不会太晚了,才不是事后诸葛亮啥的……啊好想和姓赵的打一架!“

   身为小屁孩的马超有着所有小孩子的通病---怕牙医。马超是被赵云和忠姐姐架到诊所的,虽然其间马大超持续蹬腿耍赖撒娇卖萌,赵云表示血槽已空,但还是一边吃豆腐一边拖着马超往前走。

   “我不要去看牙医!”马超死死抱住门框,眼底十分配合的有水雾翻腾。

   赵云眉眼弯弯,一根一根掰开马超的手指,细声劝道:“又不是拔牙不会疼的,没事的,我会陪着你。”

   马超一脸惊恐,看着云妹温柔的笑容都觉得背后一凉,愣是读出腹黑的意味来。

   或许在某种意义上,云妹就是个大腹黑吧。

 

   终是没能逃脱补牙的命运。

   因为这件事,马超三天没说话一个人生闷气。自家媳妇儿自己哄,赵云拎着袋无糖点心进了马超房门。一进门小屁孩就扑了过来,一把就抱住……那袋点心。

   马超手里抓了两块嘴里塞了不知道多少块,鼓鼓的腮帮不住嚼动,活像一只花栗鼠。

   “我……我还没原谅你哦。”马大超没等咽完就又犯了脾气,看向赵云的眼神心虚的可以。

   赵云笑笑,想着小屁孩也知道自己这次有点任性,心情大好,揽过马超就把头埋到他的颈间,嗅到一股浓郁的奶香。马超脸上的红晕迅速蔓延至耳朵,赵云柔软的发丝拂动,挠得他心里发痒。

   “云,其实我没怪你啦,都是我不好。”马超声若蚊呐,胡乱看向房间里为数众多的玩偶,就是不敢直视赵云的眼睛。

   赵云没回答,直接吻上还沾有点心碎屑的唇瓣,贪婪地汲取着马超口腔里的丝丝甜味,一颗牙齿也不肯放过。

   “知道错了?”赵云抵着马超的额头,低声道,“那要给点小惩罚,对吧?”

   “哎?!”没等马超愣过神来,赵云就再次欺身而上,双手也不老实地往衣服里面伸去。

  

 

   只听“咔嚓”一声,镜头突然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无奈地叹口气,白日宣淫也是要拉灯的。

 

 

 

后记

   这是一发小甜饼,字面意义上的糖。趁着暑假没过完多给你们发点福利,顺便啪啪地打自己脸(说好花吐症最后一更的嘤嘤嘤)云超粮少啊,一天没多少更新靠几个太太撑起整片天(允悲)

   不要问我甘草味和黑莓味是什么鬼……装作很甜的样子。其实我是照着颜色随意写的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味道233333

   最近的云超长篇都迈入撒刀子阶段虐的我肝颤……写篇糖缓缓,给贡献小心心和小蓝手的小天使们笔芯~

PS.开头那段话出自泰戈尔。

评论(13)

热度(109)

  1. 小七哥哥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