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EI、云超】百粉福利 吃醋梗

百粉福利

OOC预警

本来要写虐结果重温了刺列去年十月南京漫展见面会;糖写多了忘记自己曾经是一个只写BE的混蛋;欢迎捉虫和上报BUG,我们评论区见。另外给贡献小蓝手小心心的小天使们笔芯(鞠躬)

 

EI篇~

   去南京的那场刺客列传见面会,popo前半场玩的还挺开心。不仅和马马趁机各种光明正大秀恩爱,还一起比哈特无数,生怕别人不知道天玑的原本就减产六成的粮食被两人当作狗粮撒了个干净。有先哲曾说过,如果你被套路,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甘愿上套,另一种是你真蠢。popo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蠢,在原本起哄要执离亲亲的时候,他和马马在一旁乐得看戏,但最后cue中的却是他们两个。

   popo整个人都是懵的,求助一般盯着马马,还好马马不负学霸之名,提供了一个超赞的点子:公主抱,然后借位假装亲上,这样不仅观众喜闻乐见,他俩也不必真亲一下。popo虽然同意了这个点子,但还是问了一个极为严肃的问题---谁抱谁。

   他们甚至问观众谁攻谁受,可下面的小姐姐都在喊“随便”,popo没办法,只能装作大义凛然的样子被公主抱。配着台下小姐姐们的巨大尖叫声作BGM,popo感觉有什么温凉的东西蹭过他的嘴唇。正如某个大佬在弹幕里吐槽“你们以为这个姿势真的哪里都碰不到嘛?”

   易柏辰有点慌了,站起身来的时候用力擦拭嘴唇,来遮住脸上愈发明显的红晕。

   到了后半场,popo不仅不再害羞,还恨不得给马振桓一个暴栗。为什么这个小姐姐要站在他和马马中间!站中间也就算了,为什么马马和她聊得那么开心!易恩强制自己和旁边的彭彭开始尬聊,就是不看马振桓一眼。

   说着不看不看,还是时不时瞟一眼过去,然后撞上马马的目光。易恩傲娇地翻个白眼转过头去,大有你下场后不解释我就不理你的意味。

   尽管后面有煎饼给小齐更衣的那一段,popo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僵硬地扯了个笑给下面粉丝拍照的机会。Evan被popo怨妇般的眼神盯的发毛,在身后偷偷捏了捏popo的手权作安慰。没想到易恩不仅不领情,还往彭彭那边靠近几步,小眼神别扭傲娇。

   这一举动成功让Evan想起方才彭彭握着易恩手的样子,他在旁边笑的僵硬又不失礼貌,估计在镜头下不会太自然。废话,你媳妇儿被一个比他还受的人牵了手你还笑的出来?!Evan立马黑了脸,在心里扎小人无数次。

   彭彭左白衣右执离,往左往右都不是个事儿,就默默往后退了两步,心中自有泪两行。他有点想假酒熊了(允悲)

   回到宾馆,Evan就把易恩往床上推。

   “马振桓你起开啦!”傻po表示自己还在生气,愤愤推开马马,盖上被子就没了言语。

   Evan也钻到被子里,装模作样地皱皱鼻子:“好大一股醋味。”

   易恩被说中心事,红着脸起身给了马马一枕头暴击:“你知道还和那个小姐姐离的那么近!”

   “她是嘉宾哎,是支持双白的人,当然要不失礼貌地对她啊。再说她也只是单纯和我聊天,我没想别的,一直看着你,你也不看我一眼。”

   “……真的?”易恩转头看向Evan,语气中有小小的心虚。

   窗外,万千路灯把黑夜照的亮如白昼,连带Evan眼里都映出繁星万点。

   “当然是真的。”他说。

   小屁孩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想的太多,干咳了两声尬意也不见缓解。Evan笑笑,把易恩抱在怀里。宾馆的灯昏黄朦胧,照的人昏昏欲睡,两人在床上坐着,谁都没再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易恩觉得两把王者都能打完,他才听到马马在他耳后低语,温热的呼吸尽数喷在敏感的肌肤上。

 

   “别担心啊,你对我碰过的地方谁都没碰过,我对你说的情话谁都没听过。”

   易恩一愣,感觉身后人的怀抱是那样温暖舒适。

   “所以,既然我们是彼此的独一无二,又何必去在意让我不得不露出笑容的千篇一律呢?你只要记住,道谢可以说给很多人,哈特可以比给很多人,但喜欢和爱,我只会留给你。”

   “……OK,好。”易恩嘴角噙着一抹笑,答应了。

 

 

 

云超篇~

   赵云有点憋屈。七夕到了,连二哥那个直男都记得给貂婵送束玫瑰,但偏偏马超就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估计除了春节儿童节,其他马超一个也记不住。

   这还不算什么,他不记得自己记得就好,可马超就在今天跟着忠姐姐回马场了!大清早就没了人,连啾啾都没有给,直接按下回城键。

   在这个FFF团高举火把的日子里,单身狗们怨气冲天,真的搞得阴云密布,小雨阵阵。这大概就是大佬吧,大魔法师们终于配上了称号,不负多年不用的魔法棒。

   赵云推拒下十几个女孩子一起过七夕的邀请,在房间里一人望天,几乎要变成一块“望妻石”。赵云在心里替自己委屈:自己明明有媳妇儿还要独自过七夕,只差一支烟就能COS忧郁的单身中年大叔。 

   翻飞的落叶中,一辆摩托停在曹家大门前。马超坐在忠姐姐后面紧紧搂住忠姐姐的腰。……赵云的神情宛若捉奸在床的正室。

   你还有脸回来!赵云快速下楼,看马超和忠姐姐谈笑风生的可爱模样立马就炸了。

   “超,跟我上来。”

   马超好像也听出这短短一句话五个字里的咬牙切齿怒意横生,敛了笑容乖乖跟在赵云后面。

   刚关上门,马超就被壁咚了。赵云急切地吻住马超,几乎可以说是叼着啃。是强行撬开牙关,深入纠缠,一丝一毫都不肯错过的深吻。

   “今天是七夕。”赵云边说边解马超的扣子,“我以为你记得。”

   马超脸色刷地变了。

   “你莫名奇妙就跟着忠不见人影,连招呼都没和我打,我有点失望。你还抱了忠一路子,”赵云把半身赤裸的马超抵在门上,“我吃醋了。”

   “我还给你留了礼物,现在想想蠢透了。看见你抱着他我超不爽的。你能别这么迟钝吗?我开始怀疑你是真蠢还是装蠢了啊。”

   马超下意识摸了一下心口,里面极小的一处抽痛了一下。

   “每天看你笑的露出两个酒涡,没心没肺的。你说你是不是真的没心没肺啊。”声调渐低,慢慢转成低语,“我不喜欢你和忠挨的那么近。”

   每说一句,赵云眼底的侵略性便加重一分,连马超都能感觉到房间里有醋海翻腾。因为心里满满的内疚,马超极尽顺从,依着赵云的性子,两人紧密契合,毫无缝隙。也是头一次,马超事后没喊疼。

   被云宠着宠着就宠上天了,连云是什么感受会不会难过都忘记在意。马超往赵云怀里缩了缩,正酝酿等会说些感天动地的情话。可惜依马超的脑子,有什么话也是憋出来的。

   “云,对不起!我……你对我这么好,我还只依自己的脾气。其实我也,我也……哎!怎么说啊!我很喜欢你的!不是感激,不是玩笑,不是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反正以后每个情人节春节七夕儿童节不管什么节我都要和你一起过!和忠在一起玩是很开心,可……可云不一样!

   “我对云是喜欢!是二哥对貂婵的那种喜欢!”

   赵云看着小孩的脸越来越红,到最后直接把脸埋在被子里,连声音都闷闷的,马超不会说什么文艺高调的情话,自己刚才都是随便乱想的句子,现下早就忘个干净,但喜欢是真,心意是真。他没想到云有那样多的小情绪积攒着憋着不说,都是他的原因吧,如果云喜欢哪个女孩子,又何必如此糟心。

   “说了这么多,还没说七夕要送我什么呢。”赵云心情大好,捏了捏马超的鼻子。

   小屁孩从床头柜里抽出一管润滑剂,像是英勇就义似的递给他,看样子是豁出去了。自己送上门的礼物,哪有不吃的道理。赵云勾起唇角,眉眼间皆是笑意。

   小孩子也总有长大的一天,对吧?

 

 

后记

   每写完一篇就觉得自己多残害了一对CP。老是内心觉得会OOC(事实上的确OOC了),但还是一无反顾地奔跑在OOC的大道上。要说的基本在前面说完了,这次没点梗是因为百粉太匆忙,又没能想出很多梗点,更怕没人点(对就是怂)就瞎写了吃醋梗。

  不过我要声明对于EI那篇里的那个站双白中间的小姐姐,我没有一丝一毫的讨厌,也没有任何贬低她的描写,希望大家不要多想,她的颜和性格蛮对我胃口,在此笔芯么么啾。

评论(6)

热度(133)

  1. 小七哥哥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