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童柯】你帅你随意(‘V’)

OOC预警

路人视角

逻辑吃了

保证不虐

 

很久不给童柯添糖了心里过意不去orz半个月前的梗,现在才码果然是懒。有几处加了间隔,被河蟹怕了T^T,毕竟码过篇JD一万多字,被河蟹死活发不出来。目前在欧美圈养老,给各位贡献小心心小蓝手的小可爱笔芯~

 

 

  天下最惨凄之事于莫霏霏来说,莫过于手机没电,身上没钱,爱豆结婚,父母唠叨以及没有和男神达成每日一见。其中,以最后一件为重。

  她宁愿围着月亮岛大到死的操场跑十圈,也要在课间偶遇男神,像是天天打卡签到,个把月就能凑份签到大礼包似的。虽然没有签到福利,但莫霏霏表示,能得男神清浅一笑的眷顾,哪怕不是冲她笑的,她也能和打了鸡血一样,在体育训练的时候猛甩第二名数百米。

  因为男神是学霸,她励志勤奋上进,恨不得磕药提神,熬夜苦学,要和男神考同所大学。开始时还信心满满,心想等她功成名就时和男神比肩,一个高一第一,一个高二第一,岂不美哉。这个梦想夭折于熬夜第三天出现的巨大黑眼圈被班主任老王发现,痛斥她不学好晚上打游戏。

  其实男神在高二,她在高一,相隔的是楼与楼的距离,除非男神肯放下辅导资料,尊纡绛贵地下来去学校厕所。作为合格的迷妹,莫霏霏表示她还没怕过!牛郎织女隔了多远?一年见一面都有傻鸟扑楞着来给他们搭鹊桥,只要肯争取,不怕把不到男神!

  莫霏霏进了排球社,尽管它比学校的棒球社还要冷门,但基于一切向男神看齐的步调,男神在棒球社,活动的时候是能在操场上遇见的,有机会不上乌龟王八蛋!

  仗着中学练过几年排球,莫霏霏心里十分有底,雄赳赳气昂昂地拿油性笔在球上写“长得不帅,砸到概不负责”,下面骚包地用花体字注明主人---“莫霏霏”。

  凭借这半学期对男神的观察,莫霏霏断定男神身边没有什么和她抢人的女性生物。男神那么洁身自好,当然没有什么女性生物,大傲娇倒是有一只,每天和男神打嘴仗,人气还比男神高,桃花眼撩人无数,好像还有个很可爱的小哥哥班小松,翻着白眼去劝架,一副银牙咬碎肚里吞的憋屈认命样,超级萌。

  最令人欣慰的是,男神虽然冲谁都眉眼弯弯地笑,但就是天生自带疏离感,宛若周敦颐笔下洁如皎月,出尘不染的白莲花啊白莲花。男神脾气很好,平时说话也温温润润的,让人打心底不愿意和他吵架。莫霏霏有幸听到过几次,简直酥得心都要化了好吗?!也不是说男神不擅长和人吵架,放学和邬童学长往校门走的时候几乎天天都在吵,话语尖锐不失文雅,句句不带脏字,句句问候你离家出走的脑子。

  对,作为放学比男神早的迷妹,就算她每天要坐公交回去,也不愿错失遇见男神的机会,刷脸刷存在。久而久之,男神在学校碰见她就会和她打招呼,心情好的话还能聊上几句。不过泛泛之交萍水相逢,对男神来说没什么,但莫霏霏依稀记得,男神第一次记起她,说“我记得你,你是那个高一的学妹对吧?我经常看见你。”的时候,是某个明媚灿烂的午后,操场上满是出来上体育的学生,她刚跑完五圈,坐在地上大喘气,和条咸鱼没什么两样,男神走过来亲切地笑笑,一把把她拉起来,问了她的名字。

  那一瞬间,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感谢月亮岛的校服各个级部不重样”。她结结巴巴地回答完,看着男神逆着光冲她挥手,阴影遮住他笑意盈盈的眼睛,遮不住两个梨涡浅浅,让她泥足深陷。

  当然,在花痴的同时,她也有很多搞不清的地方,比如男神身后的邬童学长脸为什么拉得那么长,和自己欠他百八十万一样。 

  事实证明上帝他老人家都是给完甜枣就打一闷棍,中间不带缓的。

  就在她发完空间动态,大肆赞美男神种种圈粉行为后的第三天,她不出意料地被啪啪打脸,痛哭流涕,各种意义上的。事发地点也是在操场,挥洒汗水和青春的圣地。

  上文也提过,莫霏霏有个署过名的排球,声明“你不帅的话砸到你我不负责”。可能是苍天有眼,报应就像龙卷风,来也莫名去无踪。

  排球社的日常就是跑圈,掂球,休息,之后往复循环,直到放学。莫霏霏和同社的柳茹妹子挺合的来的,两个人经常凑在一起聊八卦,熟的不行。她们都是易烊千玺的粉,这天下午正边掂球边讨论最近大火的电视剧里易烊千玺的角色,一时不察球就掂飞了,大概有两米高,恰似同风而起,直上九万里。

  莫霏霏眼看着排球以极为优美标准的抛物线,准确地砸到不远处喝水休息的男神,找个坑把自己活埋的心都有了,她急忙跑过去,完全忘记了一件事---男神正颇玩味地研究球上的字,如果她没瞎的话。

  她发誓,旁边的邬童学长绝对心生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杀意,要不是班小松学长拦的及时,肯定要找她理论。毕竟是个小姑娘,砸的又是当男神供的学长,莫霏霏立马红了眼眶,眼泪没收得住,看样子是真慌了神。

  幸好没砸出事来,尹柯说没事,莫霏霏还偏不信,非要问尹柯489+31等于多少,本来不是多大事,胡诌的数字而已,哪旁边的邬童不知道又想到什么,直接黑了脸,捂住尹柯的嘴不让他出声。莫霏霏也意识到刚刚的算式有多套路,哽咽着冲邬童道歉。尹柯没砸傻,莫霏霏倒快要吓傻了,一定要向尹柯赔罪。

  尹柯无奈地拍拍莫霏霏的肩,说:“我真的没事,不要紧的,你朋友还等着呢,别自责了。”

  莫霏霏也知道着实是自己有错,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就乖巧地应了一声,一步三回头地往柳茹那边走。

  “也是有意思,被砸的还要安慰砸人的。”邬童在旁边凉凉地来了句,语气嘲弄。

  “人家是女生,砸到我又很愧疚自责,不知道怎么办,一着急不就哭么。”尹柯勾起唇角,笑里仿佛浸染了加州耀眼的阳光,“倒是你,觉得全世界都在和你抢人。”

  “就是啊!她就是喜欢你,也就你看不出来。”

  “行了行了,你不是也有大群迷妹吗?我也没说什么。”尹柯故意和他打趣,示意这事儿就算翻篇了。

  回家后,莫霏霏痛定思痛,决心不多干涉男神生活,尽迷妹本分。可有个地方,她越想越不是个事儿,连熄灯睡觉的时候都没想明白。

  “不对啊?!”她一拍手,‘唰’地从床上爬起来,“明明不小心差点套路了尹柯学长,为什么我下意识要向邬童学长道歉?”世事难料,莫霏霏表示男神的世界真复杂。

  然而真正让莫霏霏重塑三观,被一棍子敲懵的不是这件事。那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她在假期遇上男神还真是头一次。

  因为砸到男神的关系,她抑郁了整整一个星期,在星期六跑去咖啡店装文艺少女,45度角仰望天空,白瓷杯里的咖啡双倍加奶加糖。

  她真的只是想去放松心情,没有存任何成心故意的意思,以瑶妹的增高鞋垫起誓。同理,她也没想被塞一嘴狗粮。她不过是恰好坐了靠窗的座位,恰好朝外面瞟了一眼而已。而这一眼对她造成的暴击堪比天打五雷轰。

 

  本来尹柯不想出门的,如果邬童没有硬拉着他,说要吃醋后的补偿的话。很显然,当邬童尝到没脸没皮的甜头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呢(微笑中透露着疲惫)。非要和小孩子似的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地走,要不是碍于满街的行人,邬童估计能毫无顾及地亲上来。尹柯非常放心,因为他知道邬童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

  在路过一家咖啡店的时候,尹柯注意到邬童往店内随意一瞥,僵了几秒后恶从胆边生,看四下无人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亲了尹柯一下,趾高气昂地紧紧牵住他,继续往前走,和个没事人似的。

  尹柯脸红得能滴出血来,他觉得脸上柔软温热的触感仍未散去,直直渗进肌理骨肉,渗进心肺脾脏,充盈他心脏的每个角落,半点空隙也不留。他满含怒气地瞪向邬童,没料到对方觉察到他的目光,扭头冲他笑得温柔,眉眼间都是灿烂的笑意,遑论极为抢镜的尖利虎牙。尹柯慌忙低头,在心里唾弃自己被撩个正着,也就错过了邬童转身,朝身后咖啡店的某处露出的示威性笑容。

 

  莫霏霏觉得自己really委屈,明明什么都没干,还非要看自家男神被另一个长相帅气的学长搂着亲?!刚才还特别欠揍地冲这边笑是几个意思?!宣告所有权吗!我真的没有和你抢媳妇的爱好,虽然我现在特别生无可恋特别想哭。

  上报组织,我男神不仅不需要女朋友,还有个男朋友。莫霏霏努力压下无数以弹幕形式,在她脑中轮流滚动的“Woc”,试图平复心情。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不该以为砸到男神后,她还能重新拥有平凡生活。

  她觉得自己的玻璃少女心碎成一片片的,拿502都粘不回去的那种。

  面对比正午的阳光还要刺眼的事,莫霏霏选择了坦然接受,继续喝完甜到发腻的咖啡。她和男神只是朋友,没什么左右他选择的权利,既然选择喜欢支持一个人,就要接受他的全部,无论优点缺点。这才是真正的喜欢吧。

  搅搅杯中的咖啡,莫霏霏突然想到一件事,蓦地笑出了声。就是砸到尹柯学长的那天,班小松学长看透一切的目光果然透露着单身狗的寂寥啊。?

 

 

 

例行小彩蛋

  鉴于尹柯对邬童乱吃醋行为的抵制,他拒绝了邬童放学一块走的请求,并竭力劝说,试图告诉邬童他家在城东,和自己根本不顺路的事实。练习室里的人已经走光了,只剩邬童和尹柯要打扫房间。邬童听见尹柯的解释就没了动作,安静地去擦弄脏的棒球。

  “邬童?”尹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被突然靠近的邬童堵在门边。

  他离邬童是那样近,以至于能看见邬童黑色的眼瞳里自己的倒影。他的视线游走于眉骨,鼻梁,沿抿成一条线的薄唇而下。尹柯第一次如此细致地用眼睛描摹邬童的模样,眼底心里,全都是这人的身影。

  没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只是邬童凑上去的瞬间,他就忘掉了自己还有挣扎躲避的能力。

  邬童霸道地蹂·躏两片柔软的唇瓣,舔过每颗牙齿,探寻隐藏于尹柯舌底的秘密,去品尝尹柯的味道,逼他发出甜美的低·喘。他知道尹柯不会拒绝他,没有为什么。

  他就是知道。

评论(2)

热度(144)

  1. 来看文的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