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桓易 AU向】河伯娶妻

AU向

OOC预警

逻辑真好吃

欢迎捉虫

失踪人口悄咪咪上来发摸鱼 

 

  西门豹--马振桓

  河神--易柏辰

  

1,

  邺县一年不如一年了,单是为河神娶妻这件事就耗尽钱财,更别提那个神神叨叨和地方官勾结的巫妪。

  不得不说,马振桓来的挺是时候。巫妪找的都是农家女子,大户人家自是得罪不起,今年送走的,大概是宋清田家的女儿。现在邺县有女儿的人家都迁去其它地方,留下的不过寥寥,也是迫于生计。

  “待河神娶妻那天,劳烦你们来告诉我,我也去送送新娘吧。”马振桓其人长相清俊,面若敷粉,比女儿家还秀气耐看,尽管如此,众人还是诚惶诚恐,不敢怠慢。

  前些日子下过大雨,河水决堤,这给河神娶妻的日子也就提前了几月。河上有个极大的房子,听他们说,新娘子就住在里面,赤红色中夹杂着大红,一副嫁女儿的态势。宋姻穿着喜庆,端坐在房中的枕席上,泪珠断了线般不住往下流,哭花了婆子给她涂的胭脂。她才十四岁,虽然也曾欢腾雀跃地想过未来夫婿的模样,她不敢去想那些大户人家口中的三书六礼,有个红盖头,一身喜红就好。

  可她没想过要嫁给河神。

  住在县东头的阿渔是前些年河神的新娘子,宋姻只记得那个有床一般大,装饰华丽的木筏沿河而下,不一会儿就沉了。她躲在人群里,把帕子拽的死紧。阿渔会水,她家靠打鱼为生。还以为她能靠水性活下去,替她高兴了好久,现在想想,怕是死了吧。

   宋姻越哭越厉害,泪水混杂着脸上的白粉,蜿蜒成一股白色的水流缓缓打湿锦被,晕染出水渍,像暗色的野花。不能哭。她匆忙擦拭脸庞---让大巫妪看见又要骂的。

 

  等到了河神娶妻的日子,当地的权贵显赫和官员小吏都站在河边,和远处的普通百姓远远隔开距离。大巫妪和那十几个女弟子都穿着绸缎做的祭神服,神色傲慢。马振桓看着被人簇拥的木筏,木筏花了大价钱请最高明的工匠制作,连帘幕都尽数造好,把宋姻严严实实地藏在里面。

  “把新娘子请出来,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漂亮。”马振桓吩咐身边的差役将宋姻扶出木筏。

  宋姻以为自己看见了神祗。眼前人长得那样好看,翩翩君子,如玉温润。她听见他说自己长的不够漂亮,要换人去嫁河神。她浑身颤抖,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不会死,她还能活。

  “既然要改天给河神娶个更合适的媳妇,就派大巫妪去禀报一声。”马振桓玩味的目光盯上一旁颤巍巍的大巫妪,完全不顾她的惊慌反抗。差役自然照办,直接把大巫妪扔进水里,一开始还有水波荡漾,有顷,就连波纹也平息了。

  马振桓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装作毕恭毕敬的模样,等了很久。

  “看来是河神太过好客,把大巫妪留下宴请了,烦弟子去催促一下。”马振桓语带无奈,吩咐左右扔下去一个弟子。

  如是三番,马振桓弯腰行礼,端正严肃的样子全是假模假样无疑,河两岸的百姓开始窃窃私语,看向脸色发白的三老和小吏。

  马振桓起身,漫不经心地说:“这巫妪,弟子都是女子,不能禀事,烦请三老去请。”

  待三老也被扔下河,见马振桓还是意犹未尽,那些权贵小吏都下跪叩首,纵使头破血流也不肯起身,面如死灰。

  “算了。”马振桓一挥手,“这河神留客也太久了,我们也不便久等,你们请起罢,大家也都散了回家吧。”

  余下的官吏和百姓都十分恐惧,没有一人反驳,再提为河神娶妻之事。

  果真是好手段。

  河边重归寂静,须臾间,突然从河水里露出一个脑袋。河神表示自从第二个人被扔下来他就在了。毕竟平时只有一个人下水,还有很多吃食。这次不仅没有吃的,还多扔了好多人下来,他当然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就被那个穿青色袍子的人给撩到了!这么好看的人哎!唇红齿白笑若春花!嘿嘿嘿姓易名柏辰的某河神双手捧脸,眉眼弯弯,笑的比隔壁湖的红鱼姐姐还要好看。

  也是很痴汉没错啦。

  于是在这历史性的日子,易柏辰第一次离开那条河,去找那个好看的小姐姐。希望他不会迷路。

  

  解决完河神娶妻的事简直神清气爽,马振桓处理完最后的事务,站在院子里缓神。正值深秋,该黄的叶子早就不绿了,随风散落在石子路上,铺成金黄色的过道,虽然辛苦了打扫庭院的婢子,但也极为养眼。

  如果陈叔没捡回活人来的话。

  “陈叔,这是……”马振桓指了指挂在自己身上一脸痴汉扯都扯不下来的大型佩玉。

  “这孩子在街上迷路了,看他怪可怜的,就带回来好生问问。”陈叔慈爱地摸着易柏辰的头,完全忽视了他的动作略显出格。

  “……把他安排在厢房里吧,我先和他谈谈。”马振桓算是答应了陈叔的提议,艰难地进屋,其间差点被绊倒无数次。

  听到马振桓说要和他好好谈谈,易柏辰的狗狗眼愈发水亮,马振桓深吸一口气,强行平复心绪。

  马振桓费了好大功夫才让易柏辰从他身上下来,老老实实窝在椅子里。

  “首先,你是谁。”马振桓完全不顾易柏辰委屈巴巴的小眼神,和他隔着十米距离。

  “照你们说的话……河神!但我自己起名是易柏辰,湖里和河里的鱼都叫我易柏辰。”

  “……你说你是河神?!”马振桓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几乎要把桌子掀了,“我想的那个河神?”

  易柏辰凭空变出几个水球,愉悦地操控他们左飞右移,敷衍地“恩”了一声。

  “……”这个世界真玄幻。马振桓轻按眉心,感觉自己的思想立场迅速崩塌重建。他摸了把易柏辰的短毛,说:“那你的头发为何如此奇怪?”

  “啊!”易柏辰一拍手,那些水球四散炸开,“在水里头发太长很不舒服的!尤其是上岸后湿哒哒地黏在身上很难受!弄短一点挺方便的。”

  “好吧。”马振桓勉强接受了这个扯淡的事实,继续问:“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问到这儿,本来还好奇地四处打量的小孩突然一顿,僵硬地转过头,脸比宋姻姑娘的嫁衣都红。

  “那个……那个……”易柏辰嗫嚅着小声开口,“我觉得你长得好漂亮,就想多看看。”

  天知道马振桓有多厌恶别人说他长得漂亮。厌恶到让他完美的笑容都开始龟裂。虽然后半句不让人讨厌就是了。

  “那你就留在这吧,等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再回去。”

 

2,

  宋姻发现恩人宅里多了一个少年。每天都拿着一盘点心在院子里晒太阳,连混吃等死的样子都软糯可爱极了。所以在完成清扫恩人院子的任务后,她都会投喂易柏辰县里的小吃。城东的小笼包,西街的千层酥,自己做的肉丸子统统进了易柏辰的肚子。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易柏辰黏宋姻的程度不亚于黏马振桓。

  今天下雨,雨势很大,撑着紫竹伞裙裾也要溅湿的,所以宋姻就没有来。

  易柏辰搬来小凳子,坐在廊道上看天。大概是马振桓忙着处理各种事情,都忘了家里收养着位名不符实的河神。

  “哎,”易柏辰发现马振桓往这边走过来,“宋姻姐姐怎么还没有来。”

  “不是和你说了吗,要叫宋姑娘,这样不合礼数。”马振桓吩咐下人拿来凳子,在易柏辰旁边坐着。

  雨水打在落叶上,发出“啪啪”的声响。等雨停后,叶子就不好扫起来,很难扫成一堆。

  “那宋姑娘今天还来吗?”易柏辰乖乖改口,像个听父母话的孩子

  “雨下这么大,估计不来了吧。”

  易柏辰没再开口,双手托腮,直盯马振桓看。马振桓早就习惯时不时飘来的视线,完全不去在意,看向雨里被吹打的黄菊。

  仔细算来,这个神在自己家里呆过很久了?大概有几月之久。虽然看不出他身为神的身份到底表现在哪里,但平时因为不适应人类生活,还是闹出很多笑话--

  “易柏辰!都和你说了如果要吃东西别用手或者让它飞到你嘴里!”马振桓现在连扯动嘴角的心情都没有,恨不得揪住他暴打一顿。

  “可筷子就是很难用啊!”

  “不是教过你了么?还要给你请个先生?”

  “先生是什么O_O”

  …………

  不管中间有什么插曲,最后总会以马振桓喂易柏辰吃饭结束。

  

  想到这里,马振桓开始怀疑之前的几个月自己是如何撑过来的。就像没有娶妻还要照顾小孩子。马振桓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尽管自己从一个不相信神的正直官员到自暴自弃地看着易柏辰在院子里玩他的水球游戏。

  日子平平淡淡,如白开水一般。

  在易柏辰的多次持续提醒下,马振桓也发现,宋姻已经有很多天没来过了。他特意问过陈叔,说是过两天就要嫁人了,要好好准备。

  等大婚那天,马振桓看着宋姻跑过来敬酒,冲一旁的男人笑靥如花。她说啊,你也该安定下来了,整个县的姑娘排好长队等你来娶呢。他没应答,笑着喝下一杯酒,另一只手还抱着醉的不醒人事的易柏辰。你说这个神,说了不能多喝,还非嘴犟硬撑着又喝。也难怪,第一次喝这玩意儿,总归是新奇的。

  他连易柏辰都管不了,有易柏辰在,娶个媳妇回来怕是会闹翻天吧。

  这个神像是赖在这里不肯走了,天天晒太阳吃点心,活的比谁都自在。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易柏辰,他问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他回答:“我觉得你长得好漂亮,就想多看看。”这么多看看多看看,看了足有两年。他娶不娶妻都一样,如果娶了,易柏辰可能就要回河里呆着,熬过漫长空寂的岁月。可他不希望易柏辰走。

  小孩也不小了,足足几千岁的年纪,大他不知道多少轮,熟悉了这个社会就越发象个普通人。除了逼急时会冒出的法术,一切正常。家里的孩子越长越好,也就有人来打听说媒。

  说媒也是双份,他和他“弟弟”都是邺城女子心里的择偶标准。他大部分都让陈叔拦下来,可直接找上易柏辰的也不在少数。

  “云,那个柳柯是谁啊?”

  “又有人找你说媒?别管。”马振桓整理好最近判过的案子。

  “是找你哎。”声音有点低落。

  马振桓觉出易柏辰的不对劲,问:“怎么了?”

  易柏辰突然从背后抱住他,沉闷地说:“我不喜欢他们。”

  “为什么?”直觉告诉他,易柏辰要开窍了。

  “他们让你娶媳妇。可是我不想。”

  “为什么你不想呢?”

  易柏辰把头埋在马振桓怀里,充满孩子气:“就是不想。”

  马振桓无奈地看着胸前毛茸茸的脑袋,安抚道:“那以后只有我和你,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沉默了一段时间,马振桓觉得小孩绝对脸红了。时间太长,长到马振桓以为易柏辰会拒绝。

  “好。-///-”

 

 

  他答应了。

 

 

 

  摸鱼小短篇。刚好学到《西门豹治邺》就延伸出的小脑洞。我最近在吃欧美圈CP产粮有些生疏了请不要介意。因为是悄咪咪地上来摸鱼所以评论不能立刻回复(如果有的话)会找个时间统一回复。

  原文的时间是战国,我断网后完全没办法考据只能瞎写,凑和着看吧。卡在这个地方是因为我的脑洞没有支持我写到这个地方!!!只是想写痴汉易柏辰一个片段码了这么多!(无奈)

  感觉开学后无论是太太还是看文的小可爱都消失了QAQ我已经做好只有几热度的准备了!不要脸地跪求小心心小蓝手orz

  欢迎捉虫。顺带提一句这是我三个月前的摸鱼现在发有点不好意思orz


评论(18)

热度(87)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