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桓易】别催我赶稿!

AU向

写手×画手

OOC不要怪我

  

 

    今天又有小窗敲“酸橘子别吃”大大。

    大大姓易名柏辰,执着于画腐漫的画手一枚。在正经赶完连载后都会在某网站发几张摸鱼,博得一大片迷妹疯狂打call。

    “大大!大大!那个和你合作过的文圈太太爆照了!是超好看的男孩子!”易柏辰以小学升旗的时候国旗下演讲的语调,饱含深情地朗诵这条短消息,开始想到底是哪位和他合作过的大神。

    哦,对了。易柏辰压下头顶翘起的呆毛---是粉丝过万写文一篇甜三篇虐号称攻读过心理学的“Evan”大神?只合作过一次,帮他出的本画了几张图。写文这么Gay,没想到是男的。

    易柏辰完全忘了自己画画这么Gay,也是个男的。

    上号一看,Evan的粉丝大概涨了一两千,都是被照片圈了粉的妹子。

    “得。”易柏辰乐得要命,“这下不用考虑多少粉福利的问题了,直接发个万字长篇吧。”

    所有的幸灾乐祸终结于易柏辰向下拉动网页,看到那张值两千粉的照片。易柏辰第一反应居然是“这绝对不只值两千粉啊!”---显然夸我们的Evan大佬自拍技术好,就和信了隔壁COS圈的“当然是团长”大大说自己不娘炮一样。

    就算角度再差劲打光再不好,也能辨认出这是张上帝赏饭吃的好面容。图片上的人瘫着好看的脸,依旧撩人得紧,微挑嘴角,平添一股邪气昂扬。

    不论撩不撩人,反正易柏辰是看红了脸。他再往下刷,评论区一片鬼哭狼嚎,要给Evan大大生猴子还算轻的,更有妹子纠集一大群人嚎着要看Evan跳女团舞。这条更新收藏量高的吓人,易柏辰通宵赶篇R18条漫都扬鞭莫及。

    呵,这个看脸的世界。他发出一声慨叹,给迷妹们上交这星期的更新。长的再好看也不是自己家的,老老实实赶稿过日子吧。不是他吹,这张脸说不定他还见过。

    这么说着,还是心甘情愿地关注了Evan的微博,他写的每篇文的后记都翻来覆去看个几十遍,试图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人格,在这副好皮相下的点点滴滴。

    Evan的写文风格温柔又不失凌厉,甜文蠢萌得要死,附赠的三篇虐文几乎让人哭到胃疼。没什么华丽漂亮的语句,平平淡淡的文字,悄无声息地滑入心底。不是有个著名的实验叫什么“温水煮青蛙”吗,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易柏辰混圈混了也有两年了,也有不少妹子约活他做绑定画手,易柏辰都一一婉拒。他以为像自己这种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人是不会接受这种事的。

    这个Flag立得有点高,不捅在他身上啪啪打脸都不大好意思。

    “他怎么会不信任他呢?他此生为数不多的信任柔软都尽数给他,纵使他也有过些许犹疑,可一想起初见时他眉眼弯弯,笑容明媚,一身白衣如水清澈,发自内心地对他这个陌生人好,心里就闷闷的,憋得难受。再想到后来为了自己他出山掌兵,凌厉得像是刚出鞘的剑,就愈发不好受,心口不住地抽痛。当然很喜欢这样的他啊,可山林里那样肆意而富有生机的笑容,竟是越来越少看见了。

    等他自刎而亡,化作一抹幽魂。天玑的上将军和慕容离站在天玑的城墙上。听他说他辅佐自己,是为了父命。是不是除了父命,再无其他促使你下山的缘由?他的小齐不会说谎,可他第一次如此希望,这时他说的是谎话,作不得数的。

    我为你放轻鬼神之说,帝王无信,我肯给你;而你对我,又怎能是区区父命二字能道得尽的。”

    就在他看到这里准备抽纸巾的时候,这篇文的作者小窗敲他了---“在吗?”

    ID是Evan,他看了三遍,不是高仿。

    他打下个“嗯。”发过去,强忍住一切狗腿的痴汉回答(比如“大大你翻了我的牌子!(QwQ)”)。原本以为又是什么帮忙画插图之类的请求,可剧情完全不按套路发展,Evan在他回答后的十秒爆手速打完一长串回复:“在就好。有兴趣互相绑定吗(‘V’)”

    “!!!”Evan在易柏辰心里高冷面瘫的形象被一个颜表情毁于一旦。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舞动,宣泄出此时激动的心情:“当然好!!!”

    回车键一敲下去,易柏辰就恨不得回到刚才抽自己两个嘴巴子。矜持矜持!画手的矜持都去哪里了!钢铁侠邀请小蜘蛛进妇联他都拒了哪有你这么狗腿!!!可他依旧相信,Evan大大是不会嫌弃他的。

    Evan也没含糊,发了几个链接,说是这个月赶赶,要出本。为了大大刚才那个颜表情都要拼命的!易柏辰打开链接看了看,都是些捅刀无止境的大BE,不愧是是大大。

    “有时间面基啊,看你的资料你也在T城。”Evan的话无疑是往名为“易柏辰”的水域投进一颗水雷,就算是哑炮也能让大海下面的火山自行爆发。

    在有美颜加成的Evan大大的宣传下,他要出本的消息被圈里的妹子口口相传。其实是他有绑定画手的事被口口相传。

    “酸橘子别吃”这个帐号也涨了一千粉,从Evan那里闻风而来。易柏辰哭唧唧地赶完一万粉福利,表示他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距离下次在T城的展子还有半月不到,这段时间除了他和Evan聊得越来越好外,真的没有什么收获。日常总是令人苦闷,因为他把话题千绕万绕,Evan总能绕回催稿上。

    “马马我告诉你,北街上那家灌汤包超好吃的哎!店主阿姨上次还赠了碗糯米粥(>v<)”他嫌英文要转大小写,就让Evan给了个昵称。

    “你已经快把T城的店给我安利遍了,迟早会去的。”

    “吃饱了才能干活嘛!吃货最热爱生活好吗?!”

    “说起干活,你画了多少了?”声音中夹了丝戏谑,就像丝滑太妃糖的夹心是芥末一样让易柏辰不爽。

    “我!马!上!就!画!完!”易柏辰气鼓鼓地按了挂断。

    你说一个人怎么能从头到脚都彰显着温润有礼的风度,嗓音清亮柔和。可惜是个白切黑。腹黑什么的真的要不得啦!易柏辰在心里控诉,他迟早有一天被Evan买了还要给他数钱。

    不,估计知道他卖了自己也会被他唬过去。

    对易柏辰来说,离展子更近一天就是离出本更进一天,就是离面基更进一天。Evan早就和他说好,展子那天他也要去,毕竟这本他也有贡献,还贡献很大。他画了一半画不下去,卡在线稿上死活不想上色,就打开微博开始刷。

    自己的微博不是延更通知就是T城各大店铺的安利,铺天盖地的布丁蛋糕自助餐,火锅烤肉羊肉串。所有动态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疯狂地@上Evan,Evan也不厌其烦地转发回复,评论区照旧有一群粉丝狼嚎,在下面掐到底谁攻谁受。

    看着有人回复“Evan大大如果穿白衬衫大概会好看到炸吧!果断Evan攻!”,易柏辰不免恍惚了几秒,手头这副是云超的现代AU向,为数不多的甜之一。他埋头开始重画,肉痛什么的都被他抛之脑后。不过这一次,原谅他的小小私心,他让两人都穿上了白衬衫,在绿槐树下相视而笑。

    现在易柏辰像是有只长耳朵兔子在他心里疯狂跑圈,脚步声“嗒嗒”作响,震得他心里发慌。发了条微博,说自己终于要露脸了,紧张。

    配图是他穿着白衬衫黑裤子,勾勒出美好的腰线。

    看小姑娘们嚎着跪腰跪腿,易柏辰心里冒出孩子气的得意来。他背上包,穿上帆布鞋就往外走。外面虽然没有大太阳,也不至于阴雨连绵。反正是个适宜出门的好日子。

    他到得很早,他们的摊位上还没有人。两个黑色折叠椅并排着,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而为,靠的很近,恨不得能并成一张椅子。

    “嘿。”后面有人搭上易柏辰的肩膀,“易恩?”

    “哎哎哎?!”易柏辰慌张地闻声转身,眼前是一张放大的帅脸,“马马?”

    “嗯。抱歉来晚了,走吧。”马振桓握住易柏辰的手,拉着他往摊位走。

  室内的人已经渐渐多起来,有妹子认出Evan,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啊Evan大大!旁边就是橘子大大了吧?没想到都这么好看哈哈哈!”妹子熟络地拉过几个同好,过来和他们打招呼,“这里是花五!”

    “是啊。”Evan到现在都没松手,仍在桌下紧紧握着,“要买本子吗?”易柏辰紧接着附送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同行的一个妹子捂住胸口,戏剧化地倒在花五身上。花五笑着掏钱,告诉他们那边有团长和团长媳妇跳舞,推荐他们去看看。

    女孩们叽叽喳喳的,像吵闹的雀鸟一样上蹿下跳地离开了。

    陆续又有很多人认出Evan,凑过来买本,和他们合照,大多是在上学的学生,活力满满的样子惹得易柏辰嘴角就没弯下来过。

    “好玩吗?”Evan在空闲的时候问他。

    “当然好玩了!”易柏辰伸直双腿活动关节,“只要不用我赶稿,来玩就好。”

    “不出本了?”

    “死都不出了!”

    Evan宠溺地笑笑,知道小孩迟早有一天要自打脸。他从包里拿出瓶矿泉水,拧开瓶盖灌了两口,接着就递给了易柏辰,易恩也没在意,咕嘟咕嘟把剩下的水喝个干净,继续趴在桌子上。

    趴着趴着,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一觉睡醒,展子也差不多快结束了,Evan在一边收拾东西,他一起身,披在身上的薄外套滑落下来,他连忙捡起来,知道是Evan的衣服,也知道是Evan给他披上的。

    马马住的小区只和他隔一个路口,他们两个是一起回去的,不自觉地相互依偎着往前走,即使夏天炎热,汗湿衣袖。

    第二天,易恩从床上爬起来刷微博就接收到私信无数@无数,所有的信息总起来是说昨天他和Evan在展子上闪瞎人眼,有一众妹子发微博申诉说她们昨天去买本,要么刚好看到Evan大大给橘子大大披上自己穿的衣服,要么去的不是时候,Evan大大正含情脉脉地盯着橘子大大看。去的更早的人更委屈,表示她们去的时候橘子大大倒是醒着,可俩人牵着手,连签名收钱都不松开,就算是有妹子要求合照,也会松开两秒,被Evan大大再次牵住。

    撕攻受的倒是没了,全换成单身狗的怒号。

    等等!易恩迷茫的睡眼蓦地睁大---他们这进度不对劲啊!!!在妹子们的嘴里他们俨然已经是该烧烧烧的情侣,可他们真的只是第一次面基啊!!

    他去翻Evan的微博,发现他已经发动态承认了这件事。评论区照旧是鬼哭狼嚎,女友粉大概阵亡了有这-----么一大片。看吧看吧我就说吧,我被Evan卖了我都不知道。易柏辰生无可恋地按下待机键,仰面倒在床上。

    绝对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对,让他闭眼重启试试。

    手机振动了一下。他颓废地看看通知,发现是Evan的小窗---

    “在吧?想必你也看到了我的表态。”

    “我喜欢你,在绑定你的时候就是。”

    “所以我替你决定我们要在一起。”

    “你喜欢我,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我会做饭。”

    “我不介意和你一起吃遍你安利给我的小店。”

    “你在想什么?”

    啊。易柏辰勾起唇角,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我在想那天我和你说的灌汤包店,那里的糯米粥很好喝;我在想第一次见到你,你那件黑外套和我的白衬衫很配;我在想我家楼下新铺的水泥,想没有我的提醒你会不会踩上去。

    然后想飞奔过去见你。

 

 

 

 

  他轻巧地打字,像是在弹一首极美的钢琴曲---

  “我当然在想你。”

 

 

 

 

 

后记

  其实想起圣诞贺文新年贺文以及明年的情人节贺文,我是想死一死的。你们可以当这篇是上述所有的贺文,因为我懒,完全不想写。我的心情就像这次的题目。

  总之,我们有缘再见吧。

 

评论(14)

热度(137)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