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云超】笑话

OOC严重预警 问我多严重?
马大超不蠢萌了 你考虑一下
没有逻辑 放飞自我


    马超小时候看过一部特别特别烂的片子,电影里的痴情男人为了挽留那个追名逐利的女人百般作态,连抛出的笑话都带着苦涩。
     他半夜蒙头在被子里疯狂快进,就想看看男人最后的结局。
  终于等到最后二十分钟,他还没刷完,突然就撂下不干,觉得没意思---人不就是想找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吗?男人喜欢她,对她好,为什么她不接受呢?他甩甩头,径直按下关闭。
    对十三岁的马超小朋友来说,这着实很难理解。
    等再大些,学校里喜欢他的女孩子和他搭话,无意间提起这部电影,女孩的眼睛“唰”一下就亮了,瞳孔中像是有人在里面投了把火:“你也看过吗?我很喜欢的。”
    “嗯,看过。”马超本来想说片子很烂,可女孩突逢知己的欢欣雀跃让他不忍开口吐槽,“还可以吧。”
    “剧情很纠结,也不能说是很好,但某个地方真的很戳我。”女孩作出仰头喝酒的姿势,手里握着空气啤酒罐。
    还没等马超弄明白这是哪个片段,她就潇洒地挥手离开,转身的力度带动裙摆飞扬。
    马超对这片子唯一的记忆,就是男人曾经讲过的一个笑话。
    “你……你别哭啦,我给你讲个笑话?”男人帮她擦掉哭花的妆,手足无措,“从前有个小姑娘,她有一条小狗陪着她,汪汪汪!”男人笨拙地蹲下身子模仿,想逗她开心。
    然后那个小姑娘抹净脸上的泪水,堪堪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马超只觉得这是天底下最蠢,最无聊的笑话。但是他偏偏记住了,那些难得的好玩的他记不住,却记住了这个愚蠢的笑话。
    可马超还是没记起来女孩做的动作出自哪个镜头。
    他不需要记起那些,因为他长大了。
    东汉书院的大家都很好,他觉得小乔和夏侯应该看过这部电影,但他不是很想知道答案,就没有问过。
    他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和他胃口一样好的张飞,数学超厉害的刘备,惹不起的乔姐,人很好的会长,还有撩遍全校的赵云赵子龙。
    世界会对长得好看的人给予更多的温柔以待。
    赵云喜欢独来独往,被小乔缠得没了法子才多回几句,人高傲得很,毒舌技能点满,犹如一朵高岭之花,惹人遐想,又暗自愤恨于难以靠近。
    而他想说的是,赵云真的真的很温柔。不是对女孩子的绅士之礼,而是暖透心扉的善意关怀。他会很自然地从不同的地方掏出糖果和零嘴,一边凶他说会蛀牙,一边往他怀里塞吃食;会跳出来控制局面,给张飞一个暴栗;会耐心地听小乔刻意的搭话,无论再扯都会给出切实的回答。
    那么好的人,肯定有很多人喜欢吧?
    那么他足够幸运,能让这个人喜欢上他。
    那么,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呢?

    如果问马超现在最想干什么,他可能会说,想把十三岁的那部片子看完。
    他突然好想知道,男人最后怎么样了。
    赵云正在房间里翻看相册,他就站在门口,没人发现他。他不知道赵云看见了什么,只是看着他勾起的嘴角慢慢落下,好像有个狡猾的小偷,卷起他所有的欢欣愉悦匆匆逃跑;像是黄昏时看太阳逐渐下落的大地,遗失了所有希望和光。
    天气不仅是阴云密布,还下了雨,起了风。雨水打湿相册,让它微微卷了边。
    马超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失去了所有前进的力量。他忽然明白,是自己,都怪自己。
    如果没有发生那些,如果自己没有冲动……
    他感觉悲伤充盈了心肺,涨得他闷闷的疼。他什么都忘了,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哭。
    “超!”赵云起身,冲上来想抱住他。
    “别过来……”马超制止住他,怕让他失望,让他空开心一场,“我们去看部电影好吗?我很想知道它的结局。”
    “可……”
    “没事的。”马超笑笑,仿佛一抬手就能在酒窝里掬一捧阳光,“至少陪我看完。”
    他们又看了一个小时那男人的狼狈,看那男人在最后十分钟内醒悟,迅速伪装了一场车祸,在人群的最后看自己的棺椁入土,埋葬。
    天极为配合地下起淅沥小雨,他藏在树后面,看后悔了的女人对着他的墓碑放声大哭,心情欢快又舒畅,带着奇异的满足。
    女人狼狈地蹲在他的墓前,仍旧是哭花了妆。
    “你知道吗?”女人抹抹眼泪,哽咽着开口,“我还想听你讲那个小女孩的笑话。”
    就算它再无聊再愚蠢,都是你讲给我的。
    镜头被拉远,女人和男人之间隔着几个墓碑和一棵大树,却被认为是阴阳两隔。最后几帧停在梧桐树翠绿的叶子上,随风摆动发出沙沙的声响。
    电影戛然而止,匆匆结束,工作人员的名单冗长而缓慢地下拉,马超转头看向赵云,那人一个多小时都没怎么关注剧情,只是死命看他。
    “你想听那个笑话吗?”马超笑着说。
    “什么笑话?”看吧,他就说他没有关注剧情。
    “从前有个小姑娘。”他自顾自地开讲,笑容明媚灿烂,像是天上的另一颗太阳,“她有一条小狗陪着她,汪汪汪!”为了更加形象,他还故意吐了吐舌头。
    笑话没头没尾,赵云听完也没有反应,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你快点笑啊。”马超红了眼睛,尽力弯起眉眼,不让眼前人看出,“我在逗你笑。”
    你因为我不开心这么久,一定要多笑笑。
    赵云缓过神来,配合地扯动嘴角,无论笑得多干涩,也算是笑出了声。他往旁边挪动,轻轻搂住马超:“你讲的笑话很好玩,我笑得肚子都痛,眼泪都笑出来了。”
    他没有说谎,他真的流了泪。眼泪径自掉落在沙发上,穿过马超透明的躯体。
    “那就好。” 躯体逐渐消散,外面的天色如同小人鱼化作泡沫时的清晨。
    赵云还维持着搂抱的动作,像是马超还在他怀里偷笑。他敛了那难看的笑,转身去冰箱取一罐啤酒仰头猛灌,尽失温文尔雅的皮相。
    赵云抬手遮挡刺眼的阳光,手里仍握着被捏扁的啤酒罐。
    窗外已是大亮。
    他微微眯眼,光着脚站在撒满晨晖的地板上,仿佛一下老了十岁。他希望那人还能从背后抱住他,哪怕只是央求他想再多吃一块糖果。
 


    而这就是结束了。

 

    短小虐才是我的本相!随性码的一篇,可能有看不懂的地方容我解释。马超死于某场战斗,执念太重以魂体出没,而他的执念是希望赵云不要再难过。退而求其次,他希望能再见赵云被自己逗笑一次。你看,赵云笑了,故事就结束了。

评论(43)

热度(103)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