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桓易】糖罐

校园AU
OOC吧
包管甜
上次那篇云超虐是放飞自我(土下座)

 

 


    ---“哎,我突然觉得我死党巨好看。”易柏辰给柳霏霏发过去。
    ---“终于!少年你终于开窍了!!以后就是同志!!哈哈我发说说立的flag现在就收了,改天请你吃饭!”某柳姓腐女表示松了一口气。
    这个貌似突然弯了的易柏辰前两天还哭天喊地要追她,今天就投奔革命了有点让她郁闷。不过马振桓长这么好看,在旁边呆久了肯定会弯吧!柳霏霏自我安慰,继续去追某太太的蹇齐连载。
    易柏辰关掉手机,暗喜马振桓的方法有用,这回没有坑他。
    世界上最悲哀的是什么?你喜欢的妹子喜欢你和另一个汉子在一起。易柏辰脚步轻快地上楼,在心里无奈地撇嘴---如果不说自己是弯的,连重加好友都难。
    表白没两天柳霏霏就以“我居然亲手拆了我本命CP”的委屈,怒删易柏辰企鹅号微信号,微博取关,并表示“你走远点我的狗儿子变了”。
    对表白被拒这种事他毫无经验,毕竟从中学开始就有小女生追在屁股后面跑的易柏辰还没被谁拒过。他想都没想就直奔对门马振桓家,撒泼打滚求场外援助。
    情感方面的问题当然要求助历经情场所向披靡的竹马君,靠大长腿一迈就能迈到食物链最顶端的马振桓。
    对门家的孩子是个很奇妙的设定,对易柏辰来说这就代表着“别人家的孩子”。马振桓全面发展德智体美劳样样不落,把易柏辰打压的只得自行俯首称臣,好找机会借个作业抄。
    被坑蒙拐骗了这么多回,易柏辰好歹摸出了点规律---无论马振桓说什么都不要全信,否则你会悔青肠子。譬如两人上小学的时候,熊孩子易柏辰和别人打架折断了教室里的教具尺子,马振桓哄他说你要敢于承认,老师没怎么着他,赔都没让赔,但他回家还是被揍了一顿,因为马振桓替老师报告了家长。
    “但这次效果不错,应该不是在蒙我。”易柏辰想,“至少柳霏霏把企鹅什么的都主动加回来了,还请我吃饭。”
    所以说他不长记性。
    他进门就扔了书包,和母亲抱怨作业太多。
    “哎呀,你看看对门你马马哥,根本不需要家长操心,级部前十拿得稳稳的,再看看你,除了运动神经发达还能干什么!”易妈妈半是调笑半是无奈地说,“多去你马叔叔那里坐坐,让马马多带带你。”
    是的,上帝造易柏辰的时候技能点得不大全,学习方面扣吧扣吧全加在体育上,尤其是英语,被强行带成负数,不要命地全加给篮球。
    “好了妈,就知道笑我。”易柏辰自觉收拾好东西去敲对面的门。
    和马振桓他妈妈打完招呼,易柏辰熟门熟路地进了马振桓房间,大咧咧地躺在床上。他回来的比马振桓要早,马振桓要留下来处理学生会的事务。
    易柏辰百无聊赖地开始做作业,刚刚填上一个空就看见马振桓推门进来,他扑上去就抱,第一次觉得马振桓如此靠谱:“她同意了,还要请我吃饭!马马你真的超厉害!”
    马振桓向后踉跄几步,堪堪受住这个颇为大力的熊抱。他继续抱着易柏辰,说:“那好,别忘了在学校多和她凑一块,和她研究怎么追我,多讨论讨论我,因为你是个gay,所以她是不会拒绝你的亲密动作的。和我也要装得像点。”
    “这是不是温水煮青蛙啊?”易柏辰问。
    “当然。”
    按照这个发展下去,追妹子还用愁吗?!易柏辰野心勃勃地开始做作业,励志半月拿下。
    马振桓看着易柏辰疾笔奋书的身影低低笑了一声,感觉方才的拥抱所带来的填满心房的温暖再次袭来,他拉个凳子坐在易柏辰旁边看书,书页却卡在第113页再也没有动过。
    他一直看向易柏辰,仿佛盯着他的样子就能慢慢翻页。


    从星期二开始,易柏辰就和柳霏霏开启闺蜜模式。虽然在柳霏霏心里她是红娘,在易柏辰心里他是直男。
    “哎,你和马振桓是竹马?”柳霏霏惊讶地张嘴,内心又记下一笔。
    “对啊。”以惨淡的陈年旧事为代价,易柏辰顺利地摸到柳霏霏的头,“别乱说啊,我还没想好怎么表白呢。”
    柳霏霏兴奋地跺脚,神神秘秘地凑过去问:“那你打算怎么表白。”
    “嗯……我也不知道,看看再说吧。”易柏辰选择避之不答,因为马马没教他怎么答,“走了走了,上体育,要不要看我打篮球?”
    “好好打!今天我们和三班一节体育课。”柳霏霏以一种“你也就体育能拿出手钓汉子”的表情看着他。
    ……他怎么突然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
    易柏辰的篮球大概是唯一能与马振桓的成绩相媲美的强项,其他在马振桓面前都是短板。
    中规中矩地围着操场跑了三圈后,易柏辰叫上班里的汉子去打篮球。就算是和三班打他也遇不上马振桓,马振桓没有短板,除了体育以及所有相关活动外。
    简单来说,一千米长跑易柏辰能超马振桓两圈。马振桓为此苦练多年柔道,仍旧一无所获,这大概是易柏辰为数不多的,在马振桓面前扬眉吐气的专长。
    易柏辰老是笑话马振桓白长了一米七几的个子,这么高都不会打篮球。马振桓永远会回一句“是啊,比你高。”,一击必杀。
    易柏辰反手抢球,自认为这是男生最有魅力的时候。
    篮球场,挥洒青春和汗水的圣地。男生线条流畅的手臂肌肉,时不时显露的腹肌和仰头灌水的帅气,都将“撩妹”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致。易柏辰觉得这几条他都做得巨够味,但为了不暴露进了球只能冲马振桓笑真令人抑郁。
    更令人抑郁的是,每次他回头冲马振桓笑的时候,对方永远都在笑着看他。易柏辰突然觉得脸有点烧,下了场迎头浇了半瓶凉水,还想等柳霏霏递毛巾过来,却被马振桓半路截了胡,他拿着毛巾往这边走,温柔地擦过易柏辰被打湿的头发。
    “这样容易发烧。”马振桓解释,继续给他擦拭。
    拜托给个好点的理由!周围其他围观的女生有的也两眼放光啊喂!他气鼓鼓地等马振桓擦完,仰头正要质问,马振桓就拿水瓶堵了他的嘴。

    “易恩我觉得马振桓对你也有意思啊。”柳霏霏冲他挤眉弄眼,戏谑的神色让易柏辰抑郁了好一阵子。他扬起笑脸开口:“你别忘了这个星期要请我吃饭。”这算是马振桓的贡献,唯一的。
    如果连这个都崩掉,那他的清誉名声就全毁了---永远在喜欢的女孩子心里是个在同一战线的gay。
    “对哦,还有这事。”柳霏霏一拍手,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兴地说,“你说那天我把马振桓叫过来给你俩助攻怎么样?”
    这是易柏辰所收到的第二个助攻请求,而他完全不敢接。
    他最后还是别扭地答应了,咬着牙想回去拿马振桓去祭天。
    “马振桓!柳霏霏说星期天请我们吃饭!”易柏辰扑到马振桓床上,埋在枕头里闷声说。
    “我们?”马振桓迅速捕捉到关键词。
    “她想给我们两个助攻。”易柏辰如一条失去希望的死鱼般翻身躺下?。
    马振桓翻过一页,不无愉悦地接话:“这姑娘真上道。”
    “上道个鬼啊!”易柏辰愤恨地拿起枕头砸过去,“怎么办要不要说实话啊!”
    “不用。”马振桓悠悠接住,“就告诉她你要和我表白支开她,让她在邻桌等着,我拒绝你,你过去求安慰就OK。”
    虽然是个烂主意但可操作性很强。易柏辰思考两秒,毫无骨气地点头同意。


    天知道他这一周过得有多煎熬。自告诉柳霏霏自己要和马振桓表白后,柳霏霏当场就炸成烟花。倒是肯在易柏辰身边呆着了,开口两句不离马振桓,最大的乐趣就是把易柏辰说脸红,易柏辰还老是上当。
    “马振桓又在看你哎~”易柏辰朝柳霏霏指的方向看去,正好捕捉到马振桓温柔的笑。虽然这张帅脸从小到大见了无数次,易柏辰还是老脸一红,出声否定:“没有吧……”
    “你脸红了哦~~~”柳霏霏语气荡漾,像是抓住了什么奇珍异宝。
    即使知道柳霏霏是拿自己开涮,也不由自主地朝那边一次又一次看去,没有缘由,毋须解释。

    星期天阳光正好,易柏辰是和马振桓一起到的,柳霏霏看见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入座,不免又冲易柏辰挤挤眼睛。
    易柏辰示意马振桓:“按计划行事,你敢乱来!”
    马振桓拍拍易柏辰大腿,不知道是明白了还是单纯给个安慰奖。
    别看易柏辰嘴上说他马马哥心脏腹黑,真正办起事来还是马振桓照顾易柏辰多一点。柳霏霏眼看着马振桓剥了半盘的虾全部都倒给旁边吃得正欢的易柏辰,眼神宠溺到没眼看。柳霏霏悄悄举手机抓拍,险些被人逮个正着。
    饭吃到一半,柳霏霏就接口上厕所逃逸,躲到邻桌的位子上偷听。在场的两人都看见了,不过各怀鬼胎,也没人戳破。
    马振桓捅了捅还没吃饱的易柏辰,让他擦擦嘴准备开始。易柏辰慌张地坐直身子,作足了心理准备才有勇气开口:“马马,我有话对你说……”
    “什么?”马振桓抬头,直视他的眼睛。
    这个马马说过,戏要做足才逼真。可也太奇怪了吧,都是两道眉毛下面一对眼睛,怎么马振桓的眸子里就有一汪黑潭,浓稠得化散不开,能让人溺死在里面去。
    “那个……那个……”他发誓这突然的结巴不是他擅自加戏,他是真的很慌,“我……我喜欢你。”
    他看见马振桓眼底的天空慢慢转暗,漆黑的天幕亮起星星,一颗一颗,能被人仔细数清;他感觉腰际间多了一双手把他搂住,往另一处温暖拉近;他听到马振桓在他耳边低喃:“我也是。”,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
    这真的是剧情正确的展开吗?!他瞪大眼睛,呆愣地看马振桓欺身而上,直直吻了过来。
    易柏辰抱怨的话被尽数堵在嘴里,他听见闪光灯的响声,感受到马振桓温热的呼吸埋于脖颈。他本要起身大声询问,可他却没了气力失了声音。
    在绿色植株的遮挡下,这里自成一方天地。
    易柏辰深吸一口气,或许他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个结局。
    马振桓又凑过来说话了,他低声轻笑,一字一顿地说:“温水煮青蛙。”

  

评论(18)

热度(127)

  1. 小七哥哥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