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云超】我的马孟起怎么辣么可爱!!!

OOC
上次《笑话》那一篇我怪过意不去……

 


    赵云常常想,马超一定是五虎将里最蠢萌的。
    不服输,又小孩子心性,小时候被爹妈宠,长大了被黄忠宠,现在又快被自己宠上天,做事不管不顾的,倒可爱得紧。
    但现在,他有一件事要做,就是让马超不再那么黏他。毕竟小孩也长大了,也该学着担起自己的责任,有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家,总不能连饭也不会做。
    他就特地消失了一阵子,让小乔时刻传送战讯,以免场面太过失控。
    所以啊,马超就过了一阵白天没人投喂,晚上没人抱着睡的日子。他现在不大敢单独做一些事,忠姐姐想接手帮忙,但被马超拒绝:“没事的忠,云不也是想看我这样独立起来吗?”附赠一个亮闪闪的笑容,让人看了不得不点头称是。
    乔妹前些日子还能传来好些消息,说是马超试着自己做饭,切萝卜的时候切到手指,他听了心里钝钝的疼,恨不能冲过去接过菜刀帮他切,但他不能,所以他只是淡淡嘱咐小乔,说是就算让他尝试一个人做事,也不能让他老是受伤。
    “赵云你这么多事,你自己去办啊!”乔妹全然失了花痴语气,气冲冲的样子,甚至气红眼眶,“知道马超这里那里都不能自己解决,你去办啊!”
    “我要是能办还用嘱咐你们吗?他这么蠢,这么笨,连煤气都不会开。”赵云浅浅勾起一抹笑,晕染开浓浓的宠溺,“我要是回去,他一定哭着抱过来抱怨你们又怎么着他了。”
    “那你回去啊!这烂摊子谁要接?我们巴不得你回来!张飞这两天和他打了那么多次嘴仗,我们没一个劝得住的。”乔姐没男子气概地抹了把眼泪,显然马超带来的麻烦不少,竟能把我东汉书院第一汉子乔姐弄哭。
    “我也想啊。”赵云无奈地安抚她,“但总要让超成长一点。”
    马超撒娇打滚卖萌,可所有人都告诉他,赵云要离开一阵子,这段时间他要学会做饭学着自己照顾自己。
    自己其实很努力,根本不会出差错才对。他没告诉任何人,他切菜切到手,是因为他走了神。
    他切着切着,突然想起来云会在做饭的时候给他的偷吃留足余地,案板上放着切剩的火腿,炸好的丸子,甚至是特意摆在那里没有端走的一盘糖醋里脊,而他喜欢趁云炒菜倒油的时候偷偷伸手,拿到就跑,油溅落在锅底“呲啦呲啦”的声音老是让他吓得惊慌逃窜。
    当然,如果赵云心血来潮在那天做了虾,他会乖乖等到菜上桌,等赵云把剥好的虾放在他碗里,他喜欢叼着一只虾看赵云温柔地把虾壳统统敛进垃圾桶,再把吃了一半的虾送到赵云嘴里,看着他笑得得意。
    想着想着他就笑出来,一不留神,在手指上切了个小小的口子。那刺目的,从伤口处慢慢渗出的鲜血,让他想从眼睛里挤出些液体。
    马孟起是天底下最大的笨蛋。
    赵云轻笑,想小乔说马超切到自己的手指。以前每每遇上这种情况,都是他冲上去拿创可贴贴好,温声软语地安慰委屈的小孩。记得有一次他哄马超说伤口被人吮一吮就会好,马超还真信了,红着眼睛把手伸过来,一副好欺负的模样。

    后来小乔送来的消息越来越少,她欣慰地告诉赵云,马超不是那种被人宠到没边的小孩哦,他只是在你面前比较孩子气而已,就像小孩子跌倒了以后,有父母在身边才会嚎啕大哭一样。
    他想想,觉得自己该回去了,于是他告诉小乔:“谢谢你,也谢谢兄弟们。”
    小乔没有应声,过了好一会才开口:“别说什么谢谢,咱们谁跟谁啊,拉一把应该的。”
    “乔姐,那往后也要仰仗你了。”
    “赵子龙你别跟我贫!”小乔终于忍不住即将决堤的泪水,“你要是真觉得过不去就回去看他一眼,别在这里娘们儿兮兮的!”
    “我也想啊。”赵云低低笑了一声,“我比谁都想回去看他。”
    “那就回去,回去继续好好宠着他惯着他。”小乔哽咽着说,完全控制不了情绪。
    “当然好啊。”赵云换了个姿势蹲下,看起来狼狈得像条狗,“当然好啊小乔,我也不想让他学会做菜,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学会自己承担,可没办法啊小乔,我没办法。”
    小乔听赵云一字一顿地说,也是奇怪,明明是赵云自己说的话,听起来倒像是他正在把自己一刀一刀凌迟---“你是现在唯一一个看见了我的人啊,小乔。”
    话中的苦涩溢出来把赵云淹没,他再也维持不住那骗人的笑容,作出要哭的表情。
    可他哭不出来,泪水溅在地上,绽成一朵朵透明的花,迅速绽放迅速枯萎,到最后什么也剩不下。他低声呢喃,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说是不是造物弄人呢,小乔。偏偏能看见我的人,是你。”
    
    自赵云死于凤鸣寺,大家又并肩走了好长的年头。
    小乔是于某一天清晨看见的赵云,那时候她刚从曹家二楼的客房里出来,看见马超一个人坐在那里吃早餐。毕竟才五点多,没人也很正常。
    她对马超能起这么早思考两秒后,就看见了马超旁边的人。赵云在马超旁边坐着,看马超大口大口地吃饭,为马超被小小地噎了一下而“噗嗤”笑出了声,显得无奈又包容。
    起初她没觉出什么,她见过这场景无数次,觉得自己早已对此麻木,可她刚端起面前的牛奶,突然想起来什么,吓得她出了一背的冷汗---赵云死了,无可置辩。说句不好听的,赵云死透了。
    察觉到她惊恐的视线,赵云微微抬头,冲她笑了笑。
    灿若春花。

    “要不要告诉他呢?你的事。”小乔收拾好情绪,再次出声打破沉默。
    “还是不要了,如果超知道只有你能看到我,会吃醋的。”赵云为自己的话低低笑了一声。
    可小乔并不买账,她仍旧板着脸,问了句:“你说,你会这样陪着他多久?”
    “这我不知道。”赵云奉送一个招牌微笑,“等我哪一天突然消失,等哪一天他结婚生子,子孙绕膝,最后一捧黄土葬掉。”
    “那要等很久了。”
    “是啊,我能陪他那么久。”声音被越压越低,几近失音,“该是多好啊。”

 

---End.

 

    最后我只想说一句,你们脑补一下:透明的赵云站在逆光的地方,看马超白发苍苍,看他被时间留下刻痕的脸庞,而他依旧年轻俊秀,他是否还会低低轻笑一声,说别人听不见的话语:“他怎么还是这么蠢啊,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有长进。”
    然后他摇摇头,轻轻地拥那人入怀,如湖映月,如日照花。

 

    改哪天改装辆ABO车吧(大概)

评论(45)

热度(119)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