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桓易】去爱你

OOC

AU向

感觉这篇有点矫情小言otz

甜!不骗人!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而马振桓只是想找个能坐下歇会儿晒晒太阳的咖啡馆。

    他通过落地窗往里看,就看见有人坐在靠窗的位子,用华夫饼搭一个高塔。

    大概是由于阳光太过刺眼,自带美颜滤镜,马振桓居然觉得,那人是个天使吧。

    他不由自主地走进去,门上挂的迎客猴子尖锐的叫声吓了他一跳。他踏进去才有点后悔---会不会太仓促太随意了?

    心里这么想着,还是要了一杯拿铁在少年对面坐下,距离拉近,他甚至能看清少年微微翘起的呆毛。

    因为身前覆盖下一片阴影,少年抬头,和马振桓对视。眼底的星星多到就算随意一捞,都能捧一手晶莹。

    “你是谁?”少年问,毫不讶异于有人盯着他看。

    “我叫马振桓,你又是谁?”马振桓轻声回答,小口啜饮杯中的拿铁。

    “我是易柏辰。”少年勾起嘴角,咧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们交换了名字,就是朋友了吧?”

    或许,易柏辰的酒窝里真的有酒,否则他的心跳不会顿下一个拍子的时长:“好啊,我们是朋友了。”

    易柏辰兴奋地拍手,差点推翻了他搭的高塔:“那太好啦!我在这里除了店主姐姐和爸爸妈妈,还没有什么朋友呢!”

    阳光晒得马振桓暖暖的,心里也暖暖的,在他眼里,易柏辰仿佛踏光行云,阳光照得他白得发亮,像是天上另一颗永不坠落的太阳。

    独属于他的太阳。

 

 

    听马振桓说可以带他去玩,易柏辰立刻来了精神,拉着马振桓就往外跑,连门口的迎宾猴子都没反应过来,说一些滑稽的话。

    易柏辰边往前走,边告诉马振桓他想去又没有去成的地方。

    “我妈小时候就告诉我游乐场很好玩,一直说要带我去,可不是下雨就是大风,我还没玩过那里的过山车。”易柏辰撇嘴,小孩子一样抱怨。

    “那我们两个一起去吧。”马振桓安慰说。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对一个认识没三个小时的陌生少年言听计从。

    他想过转身走人,反正他也只是来这里看望亲戚。

    但他就是迈不动腿,就是甘之如饴。

    “我还想去看海,他们总说大海多么多么好看,我也想去看看,但我们这里没有海。”易柏辰沮丧地低头,又戏剧化地咧出笑容,“但我们这里又很好吃的冰激凌!”

    “看海吗?”马振桓想了想,“大海的确很漂亮啊。”

 

 

    在易柏辰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去吃了冰激凌。    

    易柏辰说了,他要双球的,撒巧克力碎。

    夏天的冰激凌很容易化,马振桓很快地吃完他的,笑着告诉易柏辰:“你要快点吃啊,化成水就没办法了。”

    “没关系!”易柏辰笑得还是很开心,“如果快要化了,你可以帮我吃完另一个!”

    “好好好。”马振桓无奈地应下,帮易柏辰擦掉嘴上的巧克力。

    还好,冰激凌没等化掉就被吃完了,易柏辰嘴边围了一圈牛奶的白渍,他乖乖坐着,等马振桓操心地处理好这个擦好那个,最后拍拍他的肩作为结束。

    “马马,你就像我妈一样唉。”易柏辰开玩笑说。

    “那是因为你太像小孩子。”马振桓叹了口气,跟在早就跑远的易柏辰后面,看夕阳渐渐下落,又红又小,像腌得很好的咸鸭蛋蛋黄。

 

 

    冰激凌的味道很甜,甜得人心都化了。

    马振桓舔舔嘴唇---

    有易柏辰的味道。

 

 

    他们说好,第二天马振桓再来找易柏辰,去附近的游乐场坐旋转木马。

    易柏辰笑得很开心,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马振桓笑得也很开心,仿佛易柏辰就是全世界。

 

 

    即便是第二次踏进这里,高声尖叫的迎宾猴子还是吓了马振桓一跳。

    易柏辰还是在搭华夫饼塔,阳光还是不多不少不浓不淡,刚刚好。

    马振桓还是坐在易柏辰面前的椅子上,要了一杯拿铁。

    他以为易柏辰会兴奋地扑过来,叫嚷着要去游乐场。

    可易柏辰还是抬头和他对视,问:“你是谁?”

    “你忘记了么?”马振桓疑惑地开口。

    “没有啊。我没见过你。”易柏辰继续搭他的高塔。

    如果这是某部言情小说,易柏辰大概会跳起来揭穿自己的把戏,高高兴兴地和马振桓去游乐场。但他只是略微想了想,接着抬起头说:“那个……我的记忆力不大好哦,只能记住13年2月6号前的事情。”

    “什么?”马振桓没有听懂,他看见店主正招呼他过去,就转身往柜台走。

    “Popo很可怜的。”店主随便拉了个椅子坐下,“他在那天出了车祸,伤得不重,可记忆永远断在那天,再也无法往前。”

    “……他过了四年的13年2月6号?”马振桓发觉自己拿杯子的手正不住颤抖。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店主往柜台后走去,“Popo那天本来是要去游乐场的……”

    马振桓控制不住颤抖的双手,他放下杯子,转头看向正在搭高塔的易柏辰。

    对方察觉到他的视线,抬起头满含歉意地冲他笑笑,眉眼弯弯,能停驻时光。

 

 

    “你不认识我不要紧。”马振桓说,“我还是愿意陪你去游乐场,坐那里的过山车摩天轮,还会陪你去看海。”

    “哎!你怎么知道我超想去游乐场和海边啊?”易柏辰惊喜地开口,“我都没有和别人说过的!”

    “你和我说过的,就在昨天。”马振桓笑着回答他,眉眼间却凝有些许难过。

    可惜你不记得了。

  

 

    他们还是去了游乐场。

    易柏辰在前面惊奇地四处张望,马振桓努力追上他迅捷的步伐,告诉他这是碰碰车那是海盗船。

    其实易柏辰也能认个七七八八, 他漫无目的地乱走,手里还是拿着一个冰激凌,牛奶味,双球的,还有他爱吃的巧克力碎。

    记得马振桓拿着冰激凌回来的时候,易柏辰还诧异于他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喜好。

    “因为我们认识嘛!”易柏辰自己解答了这个问题,虽然他不甚确定。

    冰激凌很甜,甜得马振桓心里堵得慌。

    易柏辰在过山车上笑得很开心,一头乱毛随风飘扬的样子,让人也忍不住弯了嘴角。

    马振桓知道明天名为易柏辰的系统会再次被格式化,重新回到那个命定的日子,一切从头再来。

    他要重新和易柏辰打招呼,告诉他自己是谁,把这些快乐的回忆完完整整地复述给他,然后日复一日,积攒下所有。

    就像某些游戏能够存档,死后重新来过。

 

 

    可易柏辰只有一个存档位,不能删除不能覆盖,永远在同一个地方打转。

 

 

10·

    接下来的日子像是按下重复键般无聊,马振桓仔细数过,这是他认识易柏辰的第四十二天。

    可对易柏辰来说,每天都是他认识马振桓的第一天。

    

11·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易柏辰会开始抱怨:“游乐场已经去过好几次了!我们不能去别的地方吗?”或者“虽然我最喜欢牛奶双球的冰激凌,不过天天吃也会吃腻啊,能尝尝草莓的吗?我还要巧克力碎!”

    原来母亲过往的教导没有错啊,真的有天道酬勤。

    其实日子还是没有什么变化,马振桓还是会带易柏辰出去玩,易柏辰还是会得到一个冰激凌,变得只是给人的感觉。

 

 

12·

    或许还有冰激凌的口味:) 

 

 

13·

    最近,店主大人发现易柏辰总是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每天急匆匆地在上面记啊写啊,却不让人看写了什么。

    因为用得太频繁,本子都卷了边。

    易柏辰现在能记住很多东西,他能记住马振桓喜欢草莓味的冰激凌,喜欢旋转木马因为马振桓不敢坐过山车,记住马振桓已经陪了他三个月余二十天。

    时间撒开腿拼命往前跑,把一切都甩在后面。

    就算公司的事不需要自己操心,但回去已经被提上日程,不论马振桓是否愿意。

    幸好,它排在一片大海的后面。

 

 

14·

    这里离大海太远啦,需要坐火车坐飞机才能到沿海的城市。

    易柏辰已经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别,除了每天都要随身携带一个厚厚的笔记本外,开朗活泼得就像神话中的天使。

    飞机上很安静,马振桓看着小孩兴致勃勃地玩了半天导航,终于筋疲力尽地睡去。他手一松,小心翼翼藏着的本子也跌落在地。

    很重要吧,都不肯放在行李里,非要一直带着。

    马振桓把本子捡起来,吹掉封面上不存在的灰尘。他本来不想翻开看的,可这本笔记的名字令他心颤不已---

    “和马马一起所经历过的”

    直到翻开第一页,马振桓也没有控制住颤抖的身躯。

    “6月30号,晴天。

    “我终于想起来可以找个本子记下和马马都干了些什么,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可马马明明就是不开心,看我吃掉牛奶双球冰激凌,看我兴奋地坐过山车,我觉得很新奇,可对马马来说,他已经做过几十遍了吧?他就是不开心,就算咧着嘴装作笑了也是不开心。

    “假装的开心怎么会是真开心呢?

    “所以赶紧记下来,趁我还没睡一觉统统忘光。今天去了游乐场,过山车很好玩,冰激凌是牛奶双球的,撒巧克力碎,明天说不定可以尝试哈密瓜味的?但一定要撒巧克力碎!!!”

    “7月1号,下雨。

    “哈哈,我这个决定果然很聪明!马马吓得当即就傻了,然后开心地去给我买冰激凌。不是牛奶的哦!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也记不大起来,但马马笑得很开心,我也很开心。今天下了雨,我们从游乐场出来就开始下,马马没有带伞,只能拉着我往咖啡馆狂奔,我们的衣服都湿透啦,有雨水湿气淋漓的味道。

    “记住,今天是哈密瓜味的冰激凌,坐了旋转木马和碰碰车。明天就不来游乐场了吧?”

    往后零零碎碎地记着,一直记到今天。

    马振桓稍稍平复下心绪,他把卷了的边展平,发现每个卷边都写着“马马”,要不然就是“大海”。

    当然,他的名字写了那么多遍,几乎每天的笔记里都会留下来过的足迹。

    马振桓垂下拿着笔记的手,另一只手捂住脸,不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痛哭出声。

    一张纸从笔记里缓缓地落下,马振桓把它捡起来,纸条很小,写的字也很少---

    “边角的字都是每天睡觉前想得最多的东西。”

    哦,原来如此。

 

 

15·

    怎么会是病情有所好转呢?又怎么会是天道酬勤呢?

    只是小孩拼命地在让自己重复记下所有的回忆。

    他想知道,昨天的前天的很久之前的自己,和马马在一起时有多开心。

 

 

16·

    易柏辰睡得很熟,垂着头靠在马振桓肩膀上,也不打鼾也不流口水,就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

    其实马振桓也想过,不必如此执着,易柏辰不会记得也没法记得。再如何挣扎他也只是陌生人一个,在每个午后告诉易柏辰自己的名字。

    可,可即使易柏辰不能与他分享那些记忆,他照样甘之如饴。

    他还是可以在易柏辰撒满巧克力碎的冰激凌上咬上一口,还是在过山车上吓得要命,捂着眼听易柏辰高兴地大喊,还是可以陪易柏辰去看海,看看那片碧蓝是否如想象中那般空灵美丽。

    或许他坚持了这么久,是在向易柏辰,也是向自己传达一个讯息---

 

 

17·

    ---无论要花多少时间重来多少次,我都不会放弃爱你。

 

 

18·

    很抱歉马振桓也困得闭上了眼睛,导致我们无从得知接下来的故事。

    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天空辽阔,沙子绵软,他们的大海一片碧蓝。

 

 

19·

    总而言之,

    马振桓努力让易柏辰能记住自己,

    易柏辰也在努力去学着不再忘记。

   

 

20·

    世间万物,皆有规律可循,生老病死,花开花落,此消彼长。

    可有一物超脱三界之外,毫无规律可言。

    ---风月何解,情字怎参。

 

 

后记·

    失忆梗来自电影《初恋五十次》,后面完全我自由发挥。

    是甜吧我没骗人!!!

 

评论(19)

热度(98)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