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IEI】桃花妖(下)

古代AU

OOC吧  

 

【上】

 

 

 

 

    那坛酒在易柏辰的坚持下还是没有开封。

    天知道易柏辰把那坛酒藏到了哪里,反正不在马振桓的眼皮底下。

    两人在外游历,作为除妖二人组,倒是也闯出了几分名气。眼下正前往堰城城北某个偏僻的村镇,要给他们查查有没有作祟的妖怪。

    马振桓初到这个村子,本能地就觉出不对劲来。

    大雾弥漫经久不散,二十米开外便不得见人影,见此情形,马振桓不由拉扯易柏辰的衣袖,以防那人走丢。易柏辰轻轻“啧”了一声,直接拉住了他的手。

    “此地可有人家?”马振桓轻咳,想掩饰方才的紧张。

    只听得木门被打开的声音吱呀作响,片刻才听见有一老人的声音说:“可是来除妖的大人吗?请进。”声音沙哑难听得像是冬天从破损的窗子里呼呼漏进的寒风。

    浓雾中突然出现亮光,老人举着火把过来,引他们进了屋。

    等真正踏进里屋,两人才知道此地的妖患究竟有多严重。

    三十来号人,现在看来估计是幸存的村民,尽数挤在狭小的房屋内,多是年幼的孩子和佝偻的老人,青壮年几乎不得见。

    “这里我什么都看不见。”马振桓小声和易柏辰说。

    易柏辰心知马振桓说的是妖怪的踪迹,他皱皱眉,说:“我感觉不到另一妖物的气息,小心行事,可能有诈。”

    “大人,您也看到了,本村就只剩下这些老弱妇人,我们也祷告过神树,却也没用,现在我们出门就有可能被抓,也不敢离开。”老人幽幽叹了口气,指了指在角落蜷缩着的女子,“这是翠云,前两天她男人被抓,她好像看见了一点,回来就疯了,谁说也不理。”

    翠云好像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慢慢抬起头来,目光呆滞而无神,看人的眼神像是看一件死物。

    易柏辰和马振桓对视一眼,一齐问道:“神树?”

    “是啊,就在村口,大人没看见吗?”老人颤巍巍的起身,从窄小的窗口给他们指出大致方向,“神树也有些年岁了,自我小时候就听老辈传它的历史,没有千年也有百年,我们世世代代都受它庇佑,前些日子,雾还没有这么浓的时候,神树还显过灵呢。”

    马振桓在内心冷笑一声,像这种活了千年百年的老妖怪,没有神智才怪,它年岁悠久,又受人崇敬供奉,没点私心才怪吧。

    总之。马振桓转头看看旁边一心感知妖气的易柏辰,除了他家的,谁家的老妖怪能这么老实。

    “那我们二人就去村口看看,还劳烦您帮我们指路了。”马振桓行了一礼。

    “出了门往西走,不要转弯,一会儿就能到。”

    “有劳了。”

    他们再次踏入雾气之中。

    无意间,马振桓看见翠云似乎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就被脑内所接收的信息打了个懵。

    那翠云,竟是被老虎咬死的怅鬼。

    他脚步虚浮,一个不察险些被门槛绊倒在地,幸亏易柏辰早就觉出他的不对劲,一把就接住他,抱在怀里。

    “你怎么搞的?”易柏辰语气不善,脸上的表情倒是十足十的担心。

    “翠云,翠云是伥鬼。”马振桓附在易柏辰耳边低声解释,“先等等,等到神树那里再说。”

    眼见易柏辰点了头,马振桓就从易柏辰怀里挣出来,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不可能是她。”易柏辰和马振桓并肩往前走,“她既然是伥鬼,就有可能是虎妖作祟。”

    “也有这个可能。”马振桓往前看,能看到神树的轮廓,影影绰绰,看不分明。

 

    到了。

    凑近些看,马振桓才发现神树的枝叶上还绑有数不清的红条,被雾气打湿,没精打采地低垂着。

    “等这笔做完,我回去也给你绑上,怎么样?”马振桓不忘调笑一句。

    “去你的。”易柏辰黑着脸躲过马振桓的肘击,“快点看看哪里不对。”

    “可是神树?”马振桓大喊。

    …… ……

    “何人?”过了好久,才听见立体环绕声在他们周边响起,如同亘古洪荒开天辟地后的第一声呐喊。

    “除妖的。”易柏辰警惕地逐字斟酌,根本不想多说。

    然后,他们就听到一阵少年人清脆开朗的笑声。这片的浓雾逐渐散开,露出参天古树粗壮的树干,三人环抱也不过堪堪围住。

    一个清俊的人影从树后走出,一身红衣妖艳的紧。天生微微吊起的眼角为他平添几分媚意,桃花眼里微波流转,可以惑人。

    要是背景板是花楼大门,说不定还能听见少年邀客的轻笑,毫无维和感。

    马振桓看了易柏辰一眼,意思是【你还不如一棵神树像花妖。人家都比你会勾人。】

    易柏辰翻了个白眼,告诉他【你这么能耐你找他别找我啊。】

    马振桓温柔地笑笑,表示人家长得再好也不是自家的。他又给易柏辰使眼色,问他有没有看出哪里不对劲。

    当然有哪里不对劲。易柏辰皱眉。

    而且,不止一处。

    神树看他们二人不说话,自己就开了口:“想必你们二人也知道本村如今的处境,我心向善,曾在几天前救下一只伥鬼,不仅杀了老虎,还想办法让她活了下来。”他顿了顿,似是极为痛心的样子,“没想到那伥鬼不知好歹,我为保她,给她渡了不少天地灵气,如今她却厉害起来,搞成现在这一出。”

    “那么,前些天村民所说的神迹,就是那只伥鬼死而复生的事吧。”

    “是了。”神树叹息一声,“也不知她从哪里寻来这雾气,竟能让植物枯萎,我本体不过是棵古树而已,现在竟是连百年的功力都无法使用。还望两位仙师能为民除害,还村子一个平静。”

    “好,现在我们先回堰城准备东西,改明天再来吧。”马振桓笑吟吟地行礼,“前辈再见。”

    不由分说,拉着易柏辰就跑。

    “不给村民传个信?”易柏辰问。

    “纸鹤我早就放出去了,如今离开这里才是正事。”马振桓低声回答,“这里,太过诡异。”说罢便不再开口,只是带着他往雾气外跑。

    等跑至城里他们居住的客栈,马振桓才肯松口气,定神喝了口茶。

    “没想到你还有些能耐。”易柏辰笑了笑,“要不是因为我的本体和那神树同为植物,还真听不出他扯了多大的谎。”

    “我当然不如你。只有同类才最懂同类。”马振桓平复下急促的呼吸,“我没你这么警觉,听他说这雾气能让植物枯萎才觉出不对劲来。”他喝净杯中的凉茶,“既然能令植物枯萎,他一百年古树都招架不住,你的修为估计和他差不了多少,为何丝毫没被影响?”

    “你怎么能确定我丝毫没受影响?”

    “废话,我看了你一路子,从出门到神树那里比我还精神……”马振桓越说声音越低,抬头一看,易柏辰竟和他一样羞红了脸。

    “先不说这个。”易柏辰干咳一声,“知道他哪里还有问题吗?”

    “哪里?”话题转移的很刻意啊。

    “他的气息,他的样子。”易柏辰正经起来,开始回想,“记得么?一身红衣,就算是因为树上绑的那些红条也不可能这么妖艳。

    “至少是棵神树,气息不可能带着媚意,要么被人取代,要么就是堕成妖了。”

    “我看不出他,你也觉不出他身上的妖气。”马振桓接上思路,“从那翠云身上下手吧,这案子没想到如此棘手。”

    “那村子,除了我们本身,谁都不能信。”

    “我们互相信任行吗?”

    “自然……”

 

 

 

    二人按约定的期限回了村子。

    雾不仅没有散,反而更加浓厚。

    等他们摸到那低矮的房子,就发现里面出了大事---听他们说,翠云突然发狂,杀了人。

    杀了一个,伤了三个。那尖锐细长的红色指甲还没有退回去,配上翠云此时瑟瑟发抖的样子格外维和。

    易柏辰直接冲上去,拔剑直指翠云的脖子。

    “大……大人饶命。”翠云的神智因这疼痛和惊惧恢复了些,眼底也有了些许清明,“妾身,妾身有话要说……”

    马振桓福至心灵,让易柏辰的剑维持在一个让其疼痛又不至于死亡的度上。

    因为持续被疼痛所侵蚀,翠云说话也断断续续:“妾身为……神树所害,那老虎听他的命令……吃了妾身,让妾身为其卖命,所以……还是伥鬼而已。

    “这两日……是神树开花的大日子……雾气是……是从……是从……”翠云突然睁大眼睛,像是看到什么令人害怕的怪物,接着身子软倒,晕了过去。

    “放血太多,神智本就不清醒,晕了。”马振桓仔细探了探她的鼻息,下定结论。

    “现在怎么办?”易柏辰问,“局势大致明朗了,果然是那神树搞鬼。”

    “先把翠云救过来,听听她还有什么能告诉我们的。”马振桓把翠云扶起来,放到床上。

    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村民们突然上前,要翠云偿命。

    翠云刚才说话时声音太过微弱,能听见的,不过他们二人而已。马振桓只得所翠云是幕后黑手的下属,他们正在逼供,等话都套出来再让他死。

    说罢露出翠云手臂上还正流血的伤疤,这才让村民安静下来。

    不知道易柏辰从哪里掏出来了伤药,马振桓没多问,给翠云上好药,靠着易柏辰睡着了。

    易柏辰突然觉得,他又找到了自己的兔子。

    翠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大雾太浓,实在不能确定具体时间。

    “妾身就和这位大人去看看神树的花,如何?”一觉醒来,翠云说话也利落不少,看起来好转了很多。

    马振桓警惕地绷直身子,看了易柏辰一眼,易柏辰刚好也转过头来看他。

    那位神树大人,看来是要有行动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马振桓下定了决心,他牵了牵易柏辰的手,不经意间传给他一只纸鹤。

    然后,就开门离开。

    易柏辰在后面看着,他紧握着腰间的剑,克制住自己抬脚跟上去的心。马振桓这个除妖师是个半吊子,除了画符还拿手一点,其它一看就是基础不牢,只学了些基本的招式,不知道小时候先生怎么教的。

    他深吸一口气,打开马振桓留给他的纸鹤。上面只写了三个字---

    “跟上来”

    易柏辰再次握紧那柄佩剑,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欣喜往村口走去。

    而自他出去后,另一边便加紧了速度。

    马振桓在路上百般小心,藏在衣袖里的手甚至攥着一把有用没用的符篆,可仅是简单的一个手刀,他只觉得后颈一痛,就这么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在想易柏辰看没看见。

    要是被他看见了,还谈什么攻气十足。

    易柏辰自然没看见。雾气将周围的环境搞得愈发扑朔迷离,他辩不清方向,在一片模糊中瞎转,连路也寻不到。

    这浓厚得近乎形成实体的雾气仿佛在和他作对,让他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形下有心无力,只能莽撞无助地干着急。

    等马振桓醒过来,他正躺在神树下,神树化成的少年坐在一旁看着他醒过来。

    “你的人来不了咯。”神树勾起一个惑人的笑,“这铺天盖地的雾气是我的耳朵,我的眼睛。”他咯咯媚笑,“所以他跟出来的事情,我知道哦。”

    马振桓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动的地方,挣扎无果后,他只能开口质询:“你把他怎么样了?”

    “他我自然不会怎么样,毕竟挑软柿子捏是很正常的事,他我可惹不起。”神树轻浮地掠过马振桓的眼角,因他的毫无反应而不满,“而你呢,自然可以好好欺负。”

    话音刚落,神树本体的那些叶子无风自动,发出簌簌的响声,随着神树素手一挥,万千绿叶下落,带着骇人的锋芒,直直刺了过来!

    原本只是伤及四肢,要害处均没有被打到,马振桓闷哼一声,觉得自己能撑到易柏辰那个白痴找到路过来。

    伤口很小,流出的血却不少,很快就洇染透他身下的泥土。

    神树舔舔嘴角,眼神里增添了几分血腥:“玩够了,就该死吧?”

    那些叶子突然集成为一束,直朝着心脏而来!

    马振桓下意识地闭上眼,只觉得眼前剑光大盛,必定是易柏辰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非在他搞了一身伤后找到路救他。他睁眼正欲中气十足地训他两句,却没料到失血过多,自己早已失了气力。

    “我倒是低估你的小情人了。”神树皱眉,“但你们貌似也低估我了?”

    “你这个疯子……”易柏辰眼看着树叶重新聚成一束,再次向马振桓袭去!他被翠云死死抱着,竟再无挣脱的余地。

    然后他看着马振桓躺在一片血泊里,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突然妖力暴涨的易柏辰怎么千刀万剐这个死也要拉人垫背的妖精,怎么发了狂一样毁掉了他的本体,怎么在雾散天晴后抱着马振桓,架起妖风往那棵桃花树下跑,都无需再一一赘述了吧?

    马振桓在半路就已没了生息,全凭着易柏辰一波一波的将几百年的修为不要命地砸进去供着一口气。

    易柏辰坐在桃花底下,心里想,修为早就给满百年,再给百年又何妨。

    只要能把他的兔子捞回来,怎么样都可以。哪怕他力竭而死,也要拼尽全力。

  

 

 

7· 

    马振桓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易柏辰坐在桃花树上,向下看着他。

    就好像他们还是普通的酒肉朋友,没有那么多剪不断理还乱的交集。

    “结束了?”马振桓看着易柏辰愈渐透明的身形,心里有点恍惚。

    “结束了。”易柏辰孩子气地笑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然后酒窝越来越浅,他整个人也浅得没了颜色。

    只听得一句“那坛尝百味我又埋回去了,你别忘了挖出来尝尝。”

    声音消散在风里,再无来过的痕迹。

    马振桓愣愣地看着那些碎片四散开来,像是碎开的钻石,失了折射光芒的闪耀。

    他知道自己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了,易柏辰渡给自己的修为,足以让自己像妖怪一样拥有极长的寿命。

    那么如此漫长的余生,又要如何度过呢?

    马振桓发了两天的呆,才想起自己要把那坛酒挖出来。易柏辰变笨了,完全没想到自己有了这百年功力,破土挖洞完全是小菜一碟轻而易举。

     他把那坛酒开了封,尝了尝。

     酒液和迟来的眼泪尽数流进嘴里,他抿了抿嘴————

 

    嗯,苦的。

 

 

 

    自此以后,桃花树下还是有一男子在饮酒,却已经不是从前那个。

    写故事是很有趣的事,那些几百年间轰轰烈烈极尽缠绵的思恋,清冷无助难以忍受的孤独都可以一笔带过。

    所以,这时已过了百年。

    今儿马振桓还是躺在树上喝酒,无由来的,只觉得腰间一沉。

    有个白衣黑发的男子正躺在他怀里,坏笑着看着他。

    眉目如旧,恰似当年。

    他揉了揉眼睛,发现不是幻觉,更不是梦境。

    “你回来了。”他浅淡地说,看样子丝毫没有反应。

    “对啊,我回来了。”男子也是极简单地回了一句,就好像他只是出门砍了些柴,买了点酒后回到家一样,分外平淡。

     仿佛其中并没有那分外难熬的百年。

 

 

 

 

 

后记·

    原本的确是要BE在7那个地方但又不是不能甜。易柏辰只是失了修为不能幻化人形而已,重修不就好了(摊手)

 

评论(21)

热度(93)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