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IEI】流言(番外)

短小番外

强强互攻

狗尾续貂

OOC吧

【IEI】流言(正文)

 


    易安语是个可爱的小萝莉。
    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她是惟一一个在大哥易柏辰被母亲追着要他找姑娘完婚时,拍着小胖手加油助威的。
    七八岁的娃娃,实在不是很懂这些情啊爱啊结婚不结婚啊。
    她比较在意今天大哥说要给她捎一串糖葫芦,但到现在都没来。易安语从椅子上跳下来,迈开小短腿就往易柏辰的住处跑。
    小孩比较有礼貌,只是扒开门缝瞧了瞧,默默走了。
    第二天清早,易夫人被易安语问倒---
    “娘亲,昨天我看见大哥和马马哥在亲亲,差点就滚到床上去,你说疼不疼啊。”易安语水灵灵的眼睛看向瞬间石化的易夫人,“大哥还有串糖葫芦没给我呢,我觉得大哥和马马哥倒在床上一定很痛,就没有进去问。”
    易夫人完美的笑容有了一丝龟裂。
    好孩子,幸好你没进去。
    她只得摸摸易安语的头,轻声安慰她:“安安不要紧,糖葫芦我吩咐翠云去给你买。以后不要乱往大哥房间跑了,大哥也很忙的。”
    是,白日宣淫,忙死了。
    易安语是听话的好孩子,用力点点头,小腿一伸,从易夫人身上下来,去院内找翠云玩。
    等人一走,易夫人就黑着脸把易柏辰和马振桓叫过来。
    她用力戳了戳易柏辰脑袋:“你们两个就不能有点数吗!安安都看见了!”
    “我……”易柏辰本欲辩解,想了想好像还真是他的锅,只能老老实实在那里站着挨骂。
    马振桓乐得在一旁看热闹。易柏辰动了他扇子的事情让他非常不爽,昨天易柏辰又提起这事儿来开玩笑,他一生气,拿扇子一敲,两人就打了起来。
    哪知越打越不对味,到最后偏离了正常走向。
    论武功他高于易柏辰,论这没脸没皮的功夫,易柏辰可是以一敌十,从无败绩。
    第一晚让他占了便宜,第二次易柏辰自然不甘于人下。
    “易夫人,安安呢?”马振桓尝试转移话题。再怎么着也是易柏辰他男人,再跪下去自然是要心疼的。
    “我管我儿子你别插嘴!是你男人也不行!”易夫人想了想,补充一句,“怎么这么见外,叫娘!”
    “是,娘。”马振桓无奈,和易柏辰对视一眼,表示自己捞不活他。
    易夫人喝了口易柏辰倒的茶:“安安在院内玩呢,昨天说好的糖葫芦也没买,易柏辰你挺出息啊?”说罢狠狠瞪了易柏辰一眼。
    “那我上街陪安安去买糖葫芦。”马振桓及早抽身,走了。
    “???”易柏辰愣了一秒,抬头看见自家母上黑如锅底的脸色,立马狗腿地凑上去讨好,“娘,你看马马都去了,我也去陪安安吧。”
    “你先去书房拿本字帖抄一遍。”易夫人趁热打铁,“还要背过一篇文章。”
    ……易柏辰血泪---自己好久没有读过圣贤书了啊啊啊啊!!!
    所以真的不是趁火打劫嘛???

 

    另一边,马振桓也不怎么自在。
    牵着易安语软呼呼的小胖手,他的心情本来特别特别好,阳光明媚的好。
    结果一出易府大门,和易柏辰挺熟的那个卖豆花的吴婶就和他打招呼:“小马啊,领着妹妹出来玩啊。”
    这句没什么毛病,马振桓点头,春风满面。
    “还没过门就这么贤惠,是个好孩子。”吴婶说完就去招呼客人,没给马振桓半点反驳的余地。
    嘶……这话……越听越不对味儿啊……
    马振桓深吸一口气,嘴角挑起合适的弧度,继续维持风度翩翩温润有礼的表象:“安安想吃糖葫芦吗?”
    “马马哥,过门是什么啊。”易安语不负众望,打出一发暴击。
    “……”马振桓呆住,思考一会儿,“长大你就知道了。”
    你还太小,有些事等你长大你就知道了。这种话你千万不要信。
    丫就是不知道说什么,糊弄小孩子玩呢。
    不过,的确是要等长大才知道啊。
    马振桓拉着易安语往卖糖葫芦的小贩那里走,完全看不出其丰富的内心活动。
    还是天香楼的姑娘好,执着地认为他全天下最攻。
    他们还是太浅薄,上下怎么是单向的呢?
    我们靠日子分上下不行吗?!
    小贩看见马振桓,眼睛一亮:“马公子,要糖葫芦吗?”
    “要两串。”马振桓还没回答,易安语就抢先回答,软软糯糯的声音撩得人心都化了。
    “想必这就是易家的小女儿吧?”小贩是个机灵人,一下就猜出易安语的身份。
    没办法,最近马振桓天香楼易府两头跑,猜不出来才是真傻。
    “叔叔好。”易安语咧嘴笑笑,讨喜的很。
    小贩乐呵呵地给马振桓两串糖葫芦,却只收了一串的钱。
    “就当是草民送给您的。”小贩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草民小本生意,也就送一串糖葫芦了。”
    “多谢了。”马振桓不再推辞,带着易安语回易府。
    “再来一串。”他们背后响起一个声音,转头一看,竟是被罚背书的易柏辰。
    “娘出完气了?”马振桓付下第三串的钱。
    易柏辰吐了吐舌头,颇为得意:“别说了,娘罚我背书写字,那书我实在不想背,就寻了个法子翻墙出来了。”
    “哦!哥哥是跑出来的!”易安语童稚的小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眼见易府快到了,易柏辰急忙补救:“安安不要告诉娘好不好?”
    易安语扬起小脑袋想了想,直到翠云过来找她才转头冲快要走远的二人说:“不---好---”
    然后满意地看见易柏辰身形一顿。
    

 

    易柏辰很憋屈。
    他被自己不满十岁的小妹妹给欺负了。
    马振桓在旁边陪着,看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死记硬背。
    阳光撒进来,小公子的身影被照得有点好看。
    “还背啊?”马振桓俯下身,凑到易柏辰耳边。
    易柏辰正憋着一肚子气,看见马振桓凑过来,下定决心不要让他抢占先手,就直直吻了过去。
    一开始马振桓还被打个措手不及,紧接着就吮磨易柏辰的唇齿,撬开牙关,是舌与舌的纠缠争斗。涎液交融,混着不久前才吃完的糖葫芦的味道。
    甜甜的吻。
    
    

评论(4)

热度(85)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