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EI】晚来风起撼花铃

现代AU,是现代AU!!!

那天记的梗

率性瞎写

OOC吧(我觉得同人很难不OOC啊只是程度高低罢了)

没大纲,脑洞到哪算哪(所以短小)

记住,非常短小!!!

 

 

 

 

 

 

    雨下得很大。

    马振桓没有带伞,站在办公大楼的大厅里往外看。

    这雨不紧不慢地下着,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同办公室的姑娘踩着高跟鞋往外走,她男朋友的车就停在外面,打一把暗蓝色的大伞在那里等她,丝毫不介意雨夹泥沙溅在牛仔裤上的痕迹,微笑着朝姑娘挥手。

    姑娘本来也带了把折叠伞,看见马振桓呆站着不出去,冲他笑了笑,直接把伞递给他,进了她男朋友的车。

    伞是粉底碎花的,他用的话着实有点女气。

    马振桓没有介意这些。

    这个点这个天气,路上的行人自然稀疏得很,偶尔过去一个两个也是低头弯腰,直直地向前走。

    看见地上大大小小的水洼,马振桓犹豫了一秒,还是迈了过去。

 

 

 

 

    天色阴沉的吓人,明明是正午时分,太阳却穿不过厚厚的云层,吝于给予一束阳光。

    灰黑色的积雨云在天上悬着,硕大无朋的样子,仿佛一朵就能侵占整片天空,差一点就支撑不住,狠狠地砸在地上,把积攒的雨水尽数泻出,如同破了的水球。

    马振桓往家走的步子顿了顿,应该是在思考什么。

    良久,他选择调头。

    本来要回家吃饭,然后再开车到公司的。

    马振桓的手不禁紧紧握住伞柄。

    饭点一到,街上的人就愈发地少,马振桓手里拿着从某个坚挺不倒的路边摊买的煎饼果子,在有挡蓬有椅子的公交站点坐着慢慢地吃。

    一时间,竟觉得天地之大,独他一人而已。

    独他一人而已。

 

 

 

 

 

    吃完整个煎饼果子,马振桓习惯性地去吮吮手指,将剩下的塑料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才觉出不对来。

    他摇头,笑得无奈又包容。

    这明明是易柏辰的习惯,自己怎么学来了。

    

 

 

 

 

    认识易柏辰是在那年十月一的漫展,他被团里的人逼得没法,不情不愿地穿了一身洛丽塔女装,吊带丝袜,蕾丝裙边,羞耻得要命。

    他天生底子好,被妆娘兔子扳住脸涂涂抹抹了一会儿,带好黑色假发就是活脱脱的妹子。

    不,是女王大人。

    易柏辰是被妹妹易安语拉来看热闹的,易安语出了Fate系列的远坂凛,双马尾蝴蝶结,打眼一瞧还挺像。

    给妹妹拍了几张后,易柏辰得以解放,开始在场子里闲逛。

    就是往人最多的那个地方瞟了一眼,就看见自己此生的女神---

    身材高挑眼神凌厉,往那儿一站就是教科书般标准的女王范本。

    易柏辰花痴了好久,最后才想起来,女神看起来比自己高啊。

    相比之下,马振桓的视角截然不同。

    他只记得自己一脸不耐烦地在那里站着,等着这一波过去找兔子卸妆。然后他一转头,看见有个少年愣愣地看着他,两人对视,少年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和藏酒丰富的酒窝。

    恍若冰雪消融,春花灿烂。

 

 

 

 

    易柏辰手里珍藏着一张马振桓女装的照片,一时上头,发给了自家妹妹:

    “安安,你看这个姐姐好看不好看?”

    不过一分钟,易安语就迅速回复:

    “好看啊,好看到飞起(///v///)” 

    “那哥哥追她好不好?”

    “好!!!”

 

 

 

 

    真不怪易安语没认出马振桓,易安语虽然是混二次,但平时也就刷刷新番撸撸文,还有叛变到隔壁欧美圈的嫌疑。

    COS圈的大佬她几乎一个都不认识,这次也是易柏辰帮忙出了一部分钱,才出了这身远坂凛。

    这些统统是废话,重要的是,易安语真的觉得那是女生。

    个子高?高跟绑带皮靴加内增高,怎么能不高呢?

 

 

 

 

 

    马振桓感觉手心一凉,这才回过神来。

    眼前依旧是泼天的大雨,阴冷的湿气和马路上汽车疾驰而过溅起的水花。

    走马灯般匆匆掠过的回忆被轻易撕开,溅上雨水和泥点子,看不出本来的面貌。

    他面色一沉,撑起伞继续往前走。

 

 

 

 

 

    易柏辰和自己本来就是一所大学,那天看见自己从换衣间出来,接着就傻了眼。

    女神突然变男神,冲击力什么的不要再强。

    易柏辰结结巴巴地问,他好心情地答。

    连团里那群妹子坑自己穿女装的事都差点忘掉。

    差点而已。

 

 

 

 

    相处久了,就发现易柏辰是个挺阳光的人。

    喜欢奶茶里加的珍珠,抹茶味的Pocky和各种各样的甜食。

    记得有一次自己陪他去买奶茶,店里的珍珠用完了,易柏辰就等了一个小时等珍珠熬好。

    这么说来,易柏辰还挺执着的。

    无论是对珍珠,还是对自己。

 

 

 

 

10·

    马振桓一直觉得,甜食一直稳居易柏辰心里最喜欢的东西的榜首,除父母家人外无可匹敌。

    然后那天易柏辰约马振桓出来,迟到了十分钟。

    马振桓无意问了一句,才知道易柏辰又在等奶茶的珍珠。

    结果到最后,易柏辰的奶茶里还是没有珍珠。

 

 

 

 

11·

    易柏辰红着脸,声音像是蚊子哼哼:“在我心里,马马和小熊饼干,草莓蛋糕一样重要。”

    行吧。马振桓认命,又像是不死心般追问:“那珍珠奶茶呢?”

    “也一样!”

 

 

 

 

12·

    雨还是在下,马振桓开始往回走,去公司打卡。

    手机突然振动一下,弹出一个窗口。

    易柏辰的妹妹加上自己,发了一句话:

    “嫂子好!(鞠躬)”

    明明正经得不行,马振桓却想笑。

    他轻巧地单手打字,发了条信息过去:

    “叫哥夫。”

 

 

 

 

13·

    马振桓轻笑,好像想起什么好玩的东西。

    明天就是周末了,易柏辰总归要解释一下吧?

    索要什么补偿好呢?

    狐狸摇摇尾巴,转身离去。

 

 

 

 

后记·

    我本来是想虐给你们看的,所以现实线(下雨的场景)很致郁,但易柏辰被点出来后,心想赶紧吧梗写完吧别再挣扎了你这条咸鱼。 

    所以回忆线很甜,就在HE的大道上一去不复反。

 

评论(27)

热度(73)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