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EI】暗恋

写的特别赶

人在家中坐,梗从天上来

生理期疼成傻子

中考前最后一发更新

 

 

 

 


    其实没有那么多可能的。
    对于易柏辰同学来说,班里最好看的妹子花花和他之间的距离大概是按光年算的,要不然他们怎么能一星期都搭不上一句话。
    每次抱怨这个,死党三胖就会安慰他说牛郎织女还有傻鸟给他们搭桥呢,你赤诚之心天地可见,总能和花花打上照面。
    屁勒,人家是郎有情妾有意,怎么和他一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再说牛郎织女才一年见一面,他也没惨到这种地步,一年下来和花花说的话还是不止一句的。
    最近四中校庆,整个级部都要穿校服。穿校服没什么问题,可惜每届新生校服都是由应届毕业生设计,而这届的刚好就丑得爹妈不识,荧光绿与姨妈红齐飞,少女粉共鸡蛋黄一色。
    易柏辰班上还有人在某设计校服的师兄班门口蹲点,被人家老班拎着耳朵带回来。
    可就算校服丑成这样,花花也能穿出碎花田园风的感觉,通身气势让易柏辰觉得她一人便是千军万马,马蹄踏过,杀他个片甲不留。
    当大家丑的差不多的时候,花花就显得格外可贵。
    在男女比例失调的今天,僧多粥少的局面简直屡见不鲜,更何况是花花这种皮蛋瘦肉粥。花花男友是高一届的师兄,据说是刻苦读书死命做题,力争将来考全市前十的存在。
    其实除了花哨的唱歌吉他跳街舞,成绩好已然成为俘虏妹子心的一匹黑马,它以各科练习册甩在课桌上,说“什么不会,都来问我”的豪迈气势力战群雄,就像是未来会英语过四六,托福拿满分,出国上名校,美国有绿卡般牛气冲天。
    这就像比武招亲上各路野功夫纷纷亮相,打的不可开交,正当各门各派对自己满意至极,甚至都感受到帘后佳人的爱慕一瞥时,突然上来一杨过般武艺高强面容俊朗的人物,剑锋所指无人匹敌,最后怀抱佳人,请早上被自己打趴下的人来喝喜酒,此中的无奈和憋屈真不是一时能说清的。
    不是不想娶,是我打不过丫啊!某体育满点学习为负的易姓学生愤愤不平。
    念此大辱,易柏辰愤恨地去小卖部买了瓶饮料,拧开瓶盖一看,上面就印了个二维码。还没来得及喝一口,他就感觉身边刮过一阵大风,接着手中的饮料就不知所踪。
    “Popo啊,亏你还记得请兄弟喝饮料,你小子还算有良心。”三胖站在不远处大声冲他喊,一副欠揍的样,跑了。
    易柏辰和他挥了挥拳头,又拿起那瓶盖看了看。平日里就算中了什么奖他也是随手丢给三胖,但这次可能是因为饮料被抢,也可能是因为花花的男友,抱着“扫了也吃不了亏”的心态,他拿出手机,调出了扫二维码的软件。
    “恭喜您绑定丘比特系统!”一声提示音响起,易柏辰的手机跳转到一个粉嫩的页面,在输入姓名和性别后,他的手机上就出现了类似桌宠的不明物体,“我是丘比特1741,为您服务!”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梦!
    易柏辰愣了一会儿,下意识去点丘比特不住扑楞的翅膀。“怎么这样!”屏幕上端庄正坐的丘比特像是被电了一下,急忙收起翅膀,气鼓鼓地看着他。
    天呐天呐天呐。
    易柏辰觉得自己心脏不大好。他记得自己大概是见过花花男友的,那个据说是成绩好长的好家世好的海归。然后这个自称丘比特1741的桌宠,长了一张花花男友的脸。
    “说吧,马振桓是不是你,是不是花花喜欢我不喜欢你了,你恼羞成怒扮成小翅膀耍着我玩!”易柏辰略有得意地猜测,一副“我是小骄傲”的得瑟样。
    “……丘比特脸型的建模是基于你现实感情最浓厚的人的长相,长的像你认识的人不怪我啊啊啊啊!”丘比特纠结无奈的样子深深取悦了易大爷,尤其是在他顶着马振桓的脸的情况下。
    “你的意思是我对他感情浓厚?”易大爷抓住关键点。
    “说不定是负面情感呢,负面情感不是情感吗?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射箭的!”小翅膀就是个一点就着的炮仗,又鼓着脸颊扭过头去不看他。
    ……
    ………
    …………
    “噗哈哈哈哈哈哈!”易柏辰还是没憋住笑,“一想到马振桓会做这种表情我真的是忍不了哈哈哈哈!”
    “还能不能继续了?!我这个月业绩要不要啦!”小翅膀头上的光圈更亮了,八成是气的。
    易柏辰将信将疑地点开小翅膀手中显示的窗口,在【攻略对象】一栏上写了花花的大名。原本蔫不拉唧的小翅膀立马精神起来,他亮出手中的弓箭,得意洋洋地冲易柏辰说:“你就等着怀抱美人归吧!我射箭可特别准!”
    由于易柏辰为掩人耳目戴了耳机,此时听见马振桓的声音左右声道双重轰炸,不禁有点艳羡于此人颇有磁性的声线。
    马振桓声音还挺好听啊。

 

 

 


    经过多方打听,易柏辰终于摸到了马振桓和花花的日常约会地点---学校附近的咖啡馆。
    他现在就坐在那对情侣对面,背对着他们,陷在高背椅里偷听。某丘比特正跃跃欲试地在易柏辰的手机桌面上蹦哒:“只要你说一声,我就能显出实体射中花花和你,然后你们就能有个Happy ending啦!”
    易柏辰捂脸,表示对一个活蹦乱跳萌得人爹妈不识的马振桓还不大适应。他颤巍巍地伸手点了开始,就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三头身的萌萝莉。
    “你真不怕别人看见?以及果然你的本体是女孩子吗?在汉子的身体里还能毫无妨碍的卖萌简直强爆。”易柏辰表示没有三头身的马振桓出现让他非常不开心。
    小翅膀吃完易柏辰点的冰激凌,开心地抹抹嘴,自信满满:“放心!只有雇主能看见丘比特。只要我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个月我就差你这一个单子就能拿奖金啦!我绝对会好好干的!”
    “那我们开始吧?”
    “嗯。”小翅膀拈弓搭箭,先射中了易柏辰,正当她转向隔壁花花马振桓那一桌,专心致志地瞄准的时候,易柏辰终于忍不住迅速捏了一下她的翅膀,接着满足地收手。
    手感超棒('v')
    “啊!!!”小翅膀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弦上之箭顺势发出,直直射中了花花……对面的马振桓。那一瞬间,丘比特1741,诨名小翅膀的某天使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奖金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
    小翅膀委委屈屈地蹲在高背椅上,默默啃翅膀。
    “???”易柏辰正沉浸于天使翅膀的柔软中,就发现身前突然覆盖下一片阴影,他心中暗叫不好---难不成被发现了?他急忙抬头,毫无意外地看见马振桓那张俊脸。
    “学长有什么事吗?”易柏辰瞪着狗狗眼一脸无辜。
    “没什么。”马振桓低低笑了一声,“就是看你挺顺眼的。”
    “??!!”


    “大兄弟你可真厉害。”三胖跑过来拍了拍易柏辰的肩,“还以为你真喜欢花花,没想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你可滚吧!”易柏辰白眼都能翻上天了,“是不是兄弟你,还调侃我。”
    三胖笑了两声,高深莫测地指指后面,走了。易柏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他日思夜想的花花正狠狠地瞪着他。拜花花所赐,马振桓为了易柏辰和花花分手的事已然传开,易柏辰要是现在跳出来说自己喜欢花花,可能会被花花和她的新男友疯怼。
    是的,好姑娘永远不空窗。
    因为领不到奖金的痛太过深沉,小翅膀这两天缩在易柏辰手机里,老老实实地当个桌宠,易柏辰一打开手机就在桌面上疯狂扎小人,吓的他连游戏都不敢玩。
    如果只是这些的话易柏辰还是能做一个开开心心的咸鱼,如果。如果没有马振桓每日如清风徐徐的追求攻势的话。
    可这阵清风倒着实吹皱了易柏辰心里的那一池春水。
    马振桓和易柏辰的母亲本来也算是相识,经马振桓在双方父母上做足工作后,易母就开始把易柏辰往马振桓家里送,美其名曰免费辅导。
    “发什么呆?这道题会了?”马振桓一句话唤回易柏辰纷飞的思绪,他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这道他一问也不懂的函数题上,只见满是求最大值最小值,求构成图形的面积,而马振桓告诉他,这东西有四种结果,都要算出来。
    “就不能从简单的开始吗?”易柏辰抱怨。
    马振桓在学习方面还是一丝不苟不肯放水,丁是丁卯是卯,都快把易柏辰溺毙在题海里。
    “不想做了?”马振桓挑眉,看见易柏辰点头才继续说,“那干脆亲我一下,你今天的作业我都能给你做。”
    “???”易柏辰懵了一下---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QAQQQQQ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亲一下又不掉块肉,吃的还是人家的豆腐,貌似……挺划算的?易柏辰内心衡量良久,凑过去决心亲一下马振桓的脸。
    “不,亲这里。”马振桓点了点嘴唇。好嘛,给你好脸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易柏辰扭头,不亲了。
    “啧,害羞了?”马振桓连声音里都带着笑,生怕易柏辰听不出其中刻意的激将。但偏偏易柏辰还就是吃这一套。
    “谁说我害羞了?!”易柏辰硬梆梆地反驳,僵硬地嘴贴嘴亲了一下就想结束,自己觉得完成了任务。
    然后他就被马振桓按住了头。
    然后他就被剥夺了主动权。
    然后他就被亲的气喘吁吁,连腰都开始发软。
    然后事情就要往不可控制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

    易柏辰好歹拾回脱缰的思绪,狠狠在马振桓腿上掐了一把,兔子一样跳到房间的另一端。得亏他年轻腰好,要不然一直维持那个姿势,腰早就僵了。
    “别忘了把我作业给我做了。”没等马振桓回话,易柏辰就绷着张脸,背上书包,跑了。
    马振桓先是愣了一会儿,接着又因方才看到的易柏辰通红的耳根而窃窃低笑。你说,易柏辰怎么就是一个嘴硬心软的毛病。

 

 

 


    蹲了三天的小翅膀终于想到了靠谱的解决办法---把攻略对象改成马振桓就万事大吉啊!
    “我不管,你要是不改就赔我奖金。”小翅膀化成三头身的萝莉,坐在衣柜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副女王样。
    “如果改了会发生什么呢?”易柏辰问。
    “也没啥……你也不关心对吧?我还是能帮你追花花的。”小翅膀回答的颇为含糊。
    “会发生什么?”易柏辰不掉这个圈套。
    身高一米一,气势两米三的小翅膀突然就萎了,小声嘀咕:“没啥,就你们之间的姻缘会记录在册,不出意外的话会到达朋友及以上,我的箭效果又大,会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
    “Pardon???”易柏辰突然觉得会英语真是个便利的技能,“这玩意儿还关乎我的终身幸福?不行!”
    “是吗?”小翅膀笑了笑,带着狡黠的孩子气,“这么快就不喜欢你马马哥了?小时候可是跟人家屁股后面跑呢。”
    “你到底是哪个山头上的妖精!怎么连这个都知道?!”易柏辰感觉自己快要冲上去严刑逼供这个不说实话的丘比特了。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丘比特,雇主的情感履历当然在我的关心范围内。”小翅膀摊手,“装着不认识人家这么多年,你图个啥呢?以及我是天使,天使!”她继续给易柏辰洗脑,“果然是小孩子,小时候这么喜欢,长大了还是会忘。”
    “然后我就喜欢上他女友还间接把他俩拆散了?如果不是你,他还和花花好着呢。”易柏辰开始放弃挣扎自暴自弃。
    “他俩吵架很久了。”小翅膀揪下翅膀上一根皱了的羽毛,“虽然不是为了你,但他们之间的红线也已经淡的快没有颜色了,就算没有你,他们也熬不过一个星期。”
    “你是丘比特不是月老!什么红线什么姻缘册,真的不是中西合并吗?!”
    “少年我在为你的终身幸福着想,你却在这里吐槽?”小翅膀扇了他一脸毛,“仔细想想,真的没有一点感觉吗?没有想时时刻刻关注他的冲动吗?没有想过与他并肩走过春夏秋冬吗?”
    “你青春小说看多了吧?我劝你45度角仰望天空。”易柏辰嘴上仍是不讨饶,人却如同被当头浇了一桶冷水般冷静下来,静得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真的没有吗?
    那为何一次又一次放纵他的靠近,默许趁自己午睡时的亲吻,宽容他踏入自己的领地?为什么要刻意去捏小翅膀的翅膀,刻意对准了他的方向?
    有没有,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小翅膀的恶意威胁下,易柏辰被(zhu)迫(dong)把攻略对象改为马振桓。

评论(14)

热度(59)

  1. 小七哥哥鹿芒 转载了此文字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