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云超】清风拂柳

OOC

名字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

剧情什么的快忘光了作了一下改动

端午节快乐,以及世界杯我压意大利赢(滑稽)

祝你们吃的豆沙馅粽子都甜的让人牙疼

 

 

 

 

 

    从这个角度看,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藏在白衬衫下的肩胛骨线条流畅,阳光照在他身上,勾勒出他清瘦的身形。他望向太阳升起的地方,侧脸因此染上和煦的暖黄。

    海面上波光粼粼,海浪波动的像是女孩的裙摆,轻微却又惹人注意。他不在意这个,远处晦暗的天光正慢慢被太阳极致的红所晕染,再泡入碧蓝的海水里,洗成天空的晴色。

    从海面吹来的风夹带着淋漓的湿气席卷而来,他深吸一口气,满是海水咸涩的味道。

    他知道会有人来叫自己,所以也就放心大胆地在这里吹风。

    当然,他也知道小乔在后面拿着手机拍照的事。现在智能机便宜的很,又好用,几乎是人手一部,可他偏不,就算换了手机也留着个类似诺基亚的按键手机,里面几乎什么也没有,所以他想留下的东西也就愈发分明。

    就是几条短信,至于宝贝成这样嘛?要是赵云回答你,他一定会撩撩刘海,告诉你当然不至于,但这几条不一样。

    这可是马超发过来的,自然要好好留着。

 

 

 

    赵云表面上对谁都好,实则淡漠得很,对谁都是给予他那一份关心,不多不少,生怕越了雷池。见天缠着赵云的小乔心里和明镜儿似的,赵云欧巴不冷言相待她,对她温柔得紧,可越这样,她越觉得自己离赵云又远了好多好多。

     那是遥不可攀的距离。

    人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是对马超来说,那就是花花肠子骗不过一根筋的。或许是岛国的热血民工漫告诉我们,没有个二愣性子就算不上主角,蠢萌倒成了最大的金手指。

    不论你多会打架战力多强,大家都是学生,涉世未深,心里总有一小块是软乎乎的,就差个把那里破开的人。

    平心而论,单是马超杵在原地甜甜地笑一个,就能让一干人等捂胸口尖叫,这是妈妈粉。

    很荣幸赵云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并公然在曹家大宅把盘内的最后一只大虾剥好夹给马超,无视了忠姐姐幽怨失宠的神情,和小乔被男神抢食后的怨愤眼神。

    虽然曹会长见势又单独让厨子给小乔做了一盘虾,但小乔仍旧在众人感叹“多好的兄弟情!”时警惕起来。

    小孩该吃吃该喝喝,丝毫没有觉出什么不对,可赵云却在小乔略显震惊的眼神中清醒过来---做得太过了,一点也不像高岭之花赵子龙。他扭头看看正埋头吃饭的马超,又一次用【只是好朋友】给自己搪塞了过去。

    可对于自己,你又何必去找借口搪塞呢?

 

 

    赵云和马超也是不打不相识,后来马超呆萌的性子和比自己还差的数学哄得赵云心花怒放,一个不察差点崩了高冷优雅的皮相。

    习惯性地为打架时留情还是不留情而犹豫不决,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令别人心碎的能力仅限于女性,为一个人畏首畏尾,小心翼翼。

 

    “唉!云,新的《灰羊羊和喜太狼》出售了,要不要陪我去买?”马超星星眼挂到赵云身上。

    赵云无奈地轻捏鼻翼,说:“这种事你找黄忠去,要么就去找张飞,反正他也爱看。”

    “云是不想陪我去吗?”赵云突然又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不是不想……”

    “那就这么说定了!”小孩兴奋地跳着跑开,在门口乖乖穿鞋等赵云过去,样子就像是足有一周没出去放风的小奶狗。

    最后赵云还是不情不愿地跟着马超去买了光碟。一路上被马超牵着往前跑,嘴角上扬,分明是笑着的。

    

    后来日子可没那么美好,因为赵云失去了功力。大家一边寻找治愈的方法,一边继续在凤鸣寺内探寻。

    小孩不务正业,看大家打小怪打得很轻松,就打完一波后下来,缩在寺门口摸鱼。他们都说好了,要是黄忠往天上射绿色的箭,只要马超一个人过来,是红色就要他去搬救兵。

    赵云因为要养伤不能乱跑,就卧在房间里和马超互发短信,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云!你有没有好一点啊?”

    “还可以。”

    “嗯,那就好。还有还有,张飞那家伙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其实他私下里可关心你呢!都是兄弟嘛。”

    赵云愣了愣,鬼使神差地按了几个键,等他反应过来,消息已经发出去了:“那你关心我吗?”

    马超不疑有他,秒回一句:“当然关心啦,兄弟就要互相照顾。”

    这再次提醒赵云,他们是兄弟的事实。他修长的手指浮在按键上,赌气般迟迟不肯按下。

    他这边没了动作,不代表马超也是,新消息迅速载入信箱:“说起这个,小乔最近老是盯着我看,‘说什么赵云欧巴对你不一般啊‘之类的话,这是什么意思?”

    赵云哽了一下,思考良久才发送过去:“那超知道羽对貂婵是什么感情吗?”

    “这还不简单,就是喜欢和爱呀。”隔着手机屏幕,赵云也能看见马超那张洋洋得意的脸。

    “那你觉得什么是喜欢?”

    “喜欢就是一直黏着一个人,想起那个人就会脸红,还有……?”

    “恨不得把全世界的好都给他。”赵云默默补上。

    消息提醒再一次响起:“对对对,云也很清楚嘛。”

    赵云深吸一口气,咬牙按了发送:“因为我也有喜欢的人。”

    “等等啊云,忠发信号了,虽然我很感兴趣但还是等等说吧……”

    戛然而止的告白让赵云多了思考的时间,他又想起看见马超灿烂笑脸的满足,战斗时不由自主挡在他身前的心焦,对他黏在挂在自己身上的包容和默许,抚上他略微扎手的寸头内心如雷的震响。

    小乔在看穿一切后曾问过他一个问题:“赵云欧巴,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愿意接受他的碰触,想到他时心头软乎乎的地方就被触动,觉得没有他的未来一片黯淡,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你的思绪的话,你还有什么不爱他的理由和藉口呢?”

    是啊,再也没有了。

    他感觉自己喉咙发涩,手指连按键的力气也没有,他轻按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填满整个屏幕:“超,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我好像有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有那么一个人,我很中意很喜欢,想把最好的都送给他,想和他牵着手看海,看山,看月亮,想为他学会做饭,想和他一起干很多很多事,想和他就这么打打闹闹,一直到老。你说这是什么感觉?”

    他用力按了发送,又近乎朝圣般颤抖着打下下一句。

 

 

 

    他的回信石沉大海。

    刘备低估了援军的水准,让黄忠射出了绿色的箭矢。等他们搀扶着重伤勉强归来,倒少了个人,少了个马孟起。

    他笑着说要给他们垫后,一遍又一遍承诺自己不会死在里面,还嘱咐黄忠回去先问问赵云的秘密。

    他说那话,就说明他已经不打算回来了吧。

    精明如赵云,最后还是被傻白甜的马超坑了一把,这辈子都没缓过神来。

    马孟起是东汉书院最大的骗子。骗钱骗人,还骗情。

 

 

    “吃饭啦~~~~”小乔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他从石栏上跳下来,有条不紊地拍拍身上的灰尘,和个没事人一样迈开长腿往回走,小乔跟都跟不上。

    手机还被赵云紧紧在手里握着,因为走得太急还没来得及关,屏幕幽幽地亮着,等待一个不归人的回音。

    那上面是赵云发过去的最后一条短信---

 

    “马孟起,我喜欢你。”

    




我吃的蜜枣馅和豆沙馅是真~~~甜腻啊。

评论(15)

热度(56)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