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芒

佛系写手。
文这东西,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定时更新,更新全靠用爱发电。
不会长期只写一个cp,纯正的大猪蹄子。

【桓易】风声(上)

某辣鸡两小时激情爆肝为爱发电x
粉快掉回二百了犹豫肉还写不写x
这两天看球看的太开心忘记更新x
还是熟悉的OOC和熟悉的没逻辑x

 

 

 

 

【1】
    清源派掌门前两天从山门那里捡回来一只灵宠狐狸养,这事儿都快在修仙界传遍了。
    慈眉善目温润如玉待人亲和的马道长偏偏有奇怪的命格,天煞孤星,养啥啥死,崂山最有名的算命的李铁嘴说了,马振桓命犯谷玄,这辈子也娶不到媳妇儿,是个人都能被他克死。
    话说的这么死,还真没哪个嫌命长的女修敢去撩拨他。
    再说了,那一头头送到马道长手里没三天就或嗝屁或逃跑的灵宠,他们可是亲眼看着的,谁想凑上去找那个不痛快。
    今儿也算是见了邪,这小狐狸都在清源山头上呆了近半月,连个风吹草动都没有,害的在路上招摇撞骗的李铁嘴被认识他的女修套上麻袋,拉小巷子里疯狂灵力暴击。
    被打的看不出原貌的李铁嘴哭唧唧解释:“人家命硬,和你丫这群柔弱小白花一样嘛!”
    然后他又被打了一顿。  

    这只小狐狸就这么莫名奇妙地出了名,每天都有人不远千里披星戴月而来,就是为拜拜这位大仙。

    怎么会是大仙呢?连人形都化不好,不过是个道行低微的妖狐罢了。
    马振桓不屑脸,喂给赖在自己怀中的狐狸一条小鱼干。

 

 

 

 

 

【2】
    狐狸是挺辣鸡的。
    马振桓捡到它的时候,它正呲着牙和一只兔子对峙,比人家兔子还小只,像个小大人似的绷着脸和人家打架,雪白的皮毛此时灰暗无光,一看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
    小东西呲牙咧嘴的,表情凶狠地扑过去,被人家兔子后腿一蹬,踹了个四脚朝天。马振桓不由仔细看了眼那兔子,发现是只道行不浅的兔妖。
    这种弱肉强食的事马道长自认为见了不少,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会儿。小狐狸慢慢在地上翻身起来,用小爪子揉了揉被磕痛的头,轻轻叫了一声。
    马道长沉思,他觉得这只狐狸在勾引自己。
    马道长刚刚出关没多久,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奇怪体质,一时上头就把人家抱起来撸毛,顺带捉住了那只兔子,打算回去给它开小灶。小狐狸身上没几两肉,抱起来瘦骨嶙峋的,有点硌的慌。
    这不要紧,以后多喂点好的,抱着也舒服。
    派中弟子就看见他们的掌门左手抱着一只脏的看不出原本毛色的狐狸,右手拎了只被打昏的兔子,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往山顶的寝处去。
    夭寿啦!!!养啥啥死的掌门往派中捡宠物回来啦!!!!!有个崩不住脸的新弟子一个不差就把他师父养的灵植给折了,罚没了三天的晚饭。

 

 

 

 

 

【3】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狐狸不但没死,小日子还过的愈发滋润,皮毛油光水滑,身材也圆润了不少,成天和二大爷似的在山上横行霸道。
    废话,马振桓直接把它扔进派中的仙泉中泡了半个时辰,狐狸泡的白白嫩嫩,让马振桓险些没认出来,不过那仙泉水变得黝黑一片,比墨还黑的颜色,想必是无法再用了。
   这么一泡,狐狸也有了灵识,乖乖在马振桓的注视下化作人形。
    等面前站了个修长俊秀的少年时,马振桓的脸色才好上些许。
    毕竟一处仙泉可是无价之宝,这小狐狸泡完就废掉一处才刚刚开灵,不免令人肉疼。
    少年的人形化的并不好,狐狸耳朵和尾巴还在那里一摇一摇地刷着存在,晃了马振桓的眼睛。马振桓看着白色的狐耳,直接上手捏了一把。
    “哎?!”少年当即就红了脸,惊叫一声,“别……”
    “怎么,不行吗?”马振桓皱眉,“马振桓。”
    “阿爸叫我易柏辰。”易柏辰嗫嚅着解释,“在我们那里,捏耳朵是求偶行为。”
    “那尾巴呢?”马振桓摸一把尾巴。
    “更不行!”易柏辰躲过马振桓的吃豆腐行为,“马马太坏了。”
    少年脸上还有未褪尽的红晕,眉眼清秀俊逸,软软的奶音显得十分撩人,马振桓暗自在内心下定义:“貌似是一只很好欺负的狐狸。”
    ……个屁啊!!!!
    马振桓第一次为自己如此草率地下结论而感到后悔。
    丫不是老实,是觉得自己灵压比他高了太多,不好欺负不好下手才这么乖的啊!!!
    众弟子本来还为掌门找到称心的灵宠欢呼雀跃,次日才发觉掌门到底捡回来一个什么熊孩子。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也只有这么浑立的小狐狸才治的住所谓天煞孤星吧。

    第一天,某后勤弟子发现自己养的鱼全没了,连条鱼苗都没给他留;
    第二天,清源山门上就留下了某狐狸的爪子印---丫爬上面把昨天偷的鱼吃了;
    第三天,派中的女弟子老是跌倒跌倒跌倒,新买的簪花永远不在它该在的地方---有个女修见马振桓的养啥啥死貌似不治而愈,缠了他一整天,让他没时间喂易柏辰吃饭,为此小狐狸看见女子就牙痒痒;
    第四天,所有弟子偷藏的零嘴半点没剩,据说厨房还没了碗肉---那个女修又来了,导致易柏辰没饭吃。
    天知道为什么一只狐狸喜欢吃小鱼干。
    多少弟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状告易柏辰的种种恶劣行为,在马振桓那里软磨硬泡,可惜马道长的心爱往偏处长,每次打个哈哈敷衍过去,心情不好还能把告状的训一顿,就此揭过。
    
    日子过得这么心力交瘁,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弟子表示,凑活着过吧,还能离咋地。

 

 

 

 

 

【4】
    如果这些马振桓还能坦然接受并无视众弟子的哭诉的话,另外一件就是他怎么也忍不了的---易柏辰喜欢跟人家跑。
    一包小鱼干就能骗走的蠢狐狸怎么能不好好看着!马振桓还郁结了好久为什么易柏辰连鸡都不要去追一包小鱼干。再说清源堂堂大派怎么可能养不起鱼!我要告诉你,清源的整片鱼塘都被我承包了!!!
    马道长选择性忘记了易柏辰来的第一天就把清源养的鱼一条不剩打包带走的事。
    介于易柏辰容易被拐跑的属性,和一群闲的没事干吃饱了撑的来瞻仰易柏辰的灵修在清源络绎不绝,马振桓特意干什么都要带着易柏辰。
    除了某些时候。
    “马马!”易柏辰大喊。
    “外面蹲着,不能进来!”
    “你又不让我进去,那我出去玩好不好,小黄说要我和他去给灵植浇水(小黄:呵呵。)”
    “不行。”听语气就知道马振桓黑了脸,“出去你又跟着人家跑了。”
    “那你让我进去嘛!”
    “胡闹!哪有人沐浴还有在旁边看着的!”
    “我给你搓背啊,至少找点事干。”易柏辰不能出去,委屈唧唧地包子脸。
    “乖,没事干就数羊。”
    “数小鱼干好不好?”
    “数什么都行。”
    “……马马我数饿了。”

 

    下次马道长沐浴,给易柏辰带了一袋小鱼干让他在那里啃。
    “马马,小鱼干吃完了QAQ”
    “吃完也不行,我给你拿了多少,你吃的这么快?”马振桓答完,发现外面没了动静,便匆匆洗净头发,擦也不擦披上里衣就往外冲,结果发现易柏辰在那里有滋有味地啃尾巴。

 

    由于易柏辰对女子的蜜汁不愿意亲近,马振桓还是挺放心有女修上山拜访时易柏辰的安危的,通常也不会去陪,也没出过事。
    也是赶巧,凡事总有个万一。
    自那次以后,易柏辰再没跟人走过,有鸡吃也不行。


TBC.

 


打个TBC,下回更肉。

评论(16)

热度(40)

©鹿芒 | Powered by LOFTER